B座西窗
繁星|护工骆阿姨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23 15:30:34

  骆阿姨,安徽人氏,母亲住院时请的护工。刚一见到她开口就说:不要多说啥,该做的我肯定不会偷懒,最烦家属唠叨。

  将生病的亲人交给一个不相干的人照料,总会不放心,何况这位骆阿姨总是冷着脸,于是在病床旁值守数日意在督工。果然,换尿垫、床垫,擦身、喂食、观察输液……她的“腔势”不一般,擦身时打来热水会先用手背试试水温,说:家属总要水热还要烫一点,其实生病的老人水太热了皮肤吃不消。擦身顺便看看小腿、脚趾,以便及早发现体内微循环好不好。

  端病家的碗看护士的脸,护工在医院里的地位有些微妙,通常情况下“一对多”是多获取报酬的主要方式,所以时时要受人差遣。譬如吃碗饭会被喊上四、五次,且都是解决排便不畅之类的事。骆阿姨白天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晚上很早在病房角落搭个铺睡觉,每晚零点、三点还要在各张病床旁张罗,一空下来也不多说话,抓紧睡觉。

  有一次她有些腼腆地请假二小时并安排了替班。“女婿从广州来看儿女,回去烧点菜。”回来后一反常态显得有些碎碎叨叨:女婿在广州的餐厅做厨师长,这回带了两罐“大红袍”。她烧了安徽家乡菜,有鱼有牛肉有辣椒蔬菜,“女儿说我烧得好吃。”她脸上难得显露着微笑。

  护工收入不低但很多人并不愿做,又累又脏。骆阿姨直言不讳:从农村出来做这个,就为多赚一点回家盖房养老。你们出钱图个省心,我拿钱替你们出力。走廊里有个无人照顾自然也无人付费的老人,都是她每天定时照料,直至老人去世。她说,“总归是条命,谁也看不过。”也有病人家属几天不露面偶然点个卯就想开溜,骆阿姨见了嚷嚷起来也不留情面:走啦?出了事情别找我们。有一晚六、七点,医嘱基本执行结束,正是护工的偷闲时刻,洗澡洗衣吃饭然后聚在一起说笑,居然听到罗阿姨哼着“安徽小调”,蛮好听的。作者陈茂生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