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当我变成你的模样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24 16:32:44

     很多年前,我在小镇工作。冬日的清晨,推开宿舍的门,发现夜里下了一尺多厚的雪。这时,只听隔壁的信叔扯着大嗓门说:“不管多大的雪也得去,约好的事情,哪能不算!”说着,人已经跨出大门,一向非常讲信用的他,准备步行到村子里去拜访客户。

  信婶大步追了过来,以不容商量的口气说:“加件衣服再走!冻感冒了,甭想让我伺候你!”信叔乖乖站直了,任凭信婶披了一件厚棉袄,又加了围巾和帽子。当他打扮妥当转过身来时,我差点笑岔了气:这分明是女式的围巾和棉帽呀,实在不伦不类!

  “嘘,别笑!”信婶小声说:“你这样笑,他就会不戴了,可他那身子骨,在冰天雪里走一圈,非冻趴下不可!保暖要紧!”我要到商店买东西,赶快噤了声,跟着信叔一起出了门。

  走出没多远,信叔就俏皮地问:“我现在的模样咋样?”我吐吐舌头:“变成信婶了!”信叔回头,望了望站在门口目送的妻子说:“她也是心疼我!”原来,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只是为了她放心,甘愿被打扮成她所希望的模样,此时,美与丑,都已无所谓。

  黄昏时散步,有两位老人,肩并肩走在我前面,都穿着深蓝色的棉袄,厚重的大棉靴,等我快步走过他们时,偶然回头,不禁有些吃惊:原来他们并不是我以为的老哥俩,而是一对老夫妻,要不是两人戴的帽子款式不太一样,单从衣着打扮来看,真让人无法分辨男女!

  正当我有些发愣时,只听一位老人突然叫:“这不是三丫吗?”我仔细一看:原来她是我从前的老邻居梅姑。还记得小时候,我最羡慕的人就是梅姑了,那时年轻的她,长发飘飘,裙裾飞扬,就连高跟鞋踩在青石板上的声音,都那么悦耳。当年那样时尚的梅姑,如今怎么会穿成这样?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梅姑笑笑说:“老了,穿什么都图个舒适。我们穿成这样省事呀,衣服也分不清你我了,套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这应该也叫情侣装了!”梅姑的幽默,让我莞尔之余,仍然忍不住为她的改变感慨万千。

  周末回家,阳光暖暖的,院子里的花草郁郁葱葱,更重要的是,父母都好好的。我扎起围裙下厨,要显摆自己刚学会的一道菜——鱼香肉丝。菜烧得很成功,孩子们都喜欢,抢着吃,说是足够辣,也足够甜,过瘾。

  父亲却只拿起筷子,象征性尝了一口,我这才想起来,他一直喜欢清淡的食物,母亲也是。于是,我把菜挪到孩子们面前,笑着说:“看来你们没口福喽!”出乎意料的是,母亲竟盛了很多鱼香肉丝,她边吃边笑着说:“其实,我又爱辣,又爱甜。只是这么多年了,你爸血糖高,饭菜必须清淡,我渐渐也习惯了。”说着,她竟又将菜盛到我碗里,摇着头说:“自己最喜欢的,反而吃不惯了……”

  不要问爱情是什么,一千个人也许有一千种答案。但是,当携手走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我习惯了你为我打理的衣裳,我适应了你喜欢的饭菜,岁月的磨砺,不知不觉中,已经让我悄悄变成了你。

  这就是老爱情的模样。

  文/刘改徐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