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你以为距离远了才会杀死感情吗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5-28 17:58:05

       工作可以再找,爱情失去了会痛一辈子

  午夜十二点,苏莫还在跟李良辰讲电话。两人情意绵绵,恨不能穿越电话线来个激情相拥。这样天各一方,抱着电话互诉衷肠的日子有多久了?已经久到苏莫觉得自己头上都快长虱子了,但李良辰接替的工程永远隔她千万里。视频里的笑容,电话里的安慰仿佛云层里滴下的水滴,一落地便消失无影,怎么可能解渴?李良辰说苏莫你辞了工作赶快过来吧,我养得起你。你再不过来,我快绷不住了。

  这个晚上,苏莫睡不着。李良辰说快绷不住了是什么意思?他被诱惑了还是他诱惑了别人?已经发展到快要绷不住的地步?苏莫猛喝了一口水,突然觉得她跟李良辰的关系因为距离的阻隔已经开始摇摇欲坠。

  睡梦里她喊着李良辰的名字惊醒。李良辰这个男人,她太害怕失去他了。其实李良辰也不是第一次对她说让她辞职,只是她一直犹豫。她热爱她的工作,喜欢穿着职业装工作时的状态,喜欢看墙报上她每个月遥遥领先的业绩。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有被认可的幸福。爱情和工作不能兼得,如若要她取舍,她宁愿放弃工作,因为工作可以再找,但爱情失去了,会痛一辈子。

  第二天,苏莫便赶去公司辞职。当老总以加薪为筹码让她留下时,她依然拒绝。走出公司大门,心一酸,还是哭了。回头望着这座摩天大楼,感情也至深。可是,她迫切地要飞向李良辰。接机大厅,苏莫奔向朝她挥手的李良辰。深情相拥,熟悉的气息,忍不住耳畔呢喃,满满的幸福快要溢出来。

  李良辰租住了一套采光很好的小公寓,装修清雅。只是没有女主人的屋子显得乱,拖鞋东一只西一只,椅子横七竖八,遥控器飞在了角落里。站定在门口的苏莫掩着嘴偷笑。她一放下行李就撸起衣袖打扫起来,李良辰从身后环住她,抵住门给了她一个窒息深情的吻。他说:我的女人,你终于听话了。苏莫说不出话来,能触摸得到的爱多好,她喜极而泣。为了这份爱奔赴,一个字,值。

  她不想做他眼里那个不懂事的女人

  李良辰很忙,即便两个人吃饭的时候电话也不停歇。很多次,等讲完电话再捧起饭碗时菜都凉了。苏莫心疼李良辰,总是叮嘱他少接几个工程,累坏了身子不划算。然后把加热的汤递给他,十足贤妻良母的模样。李良辰也不让她失望,华衣、首饰,只要她多看一眼的他都买下。

  每天递公文包,吻别,等李良辰出门后,苏莫一天的工作也开始了。她细致地叠被,整理床铺。甚至为了让李良辰进门眼前一亮,她专门坐车去布店买了图案亮丽的布料,然后把窗帘、沙发、桌布,统统都换掉。有兴致时,还花钱请搬运工把家具一一换位,如此,家就变成另一副模样了。李良辰很惊喜这样的新鲜变化,夸苏莫是个会过日子的好女人。

  李良辰递给苏莫一张卡,让她喜欢什么就去买什么。他工作很忙,没有太多时间陪她。当苏莫说她不需要太多的钱,她只想跟他过一段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生活时,李良辰便抱着她说:等这个工程结束,我带你去旅游。

  苏莫整装小家的热情一天天减少,李良辰已经有一星期没陪她吃晚饭了。其实他的工程早已结束,但新的工程又启动了。苏莫什么也没说,但他看懂了她的埋怨。他说苏莫,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苏莫理解的,一个男人拼死拼活卖命工作,无非就是想让自己的女人能过上好生活。如果女人还不懂得知足的话,那真是太不懂事了。她不想做那个他眼里不懂事的女人。

  苏莫在这座陌生城市的一家小公司找了份文员的工作。她不想再倦怠下去,她怕自己会很快老去。究竟哪里出了问题?李良辰说苏莫你怎么老是一身黑一身白的,看着多压抑。瞧,他的眼光和话语开始变得挑剔。后来苏莫偷偷出去工作的事被他发现了。他说我又不缺这点钱,一个小文员能赚几个钱,你呆在家里不是很好吗?是很好,但苏莫能跟他说她不想要了吗?

  苏莫没有辞职,这份工作虽然不起眼但她做得安心。每次有加班的活她总是揽下,她不想早早回去,面对一墙的冷寂。李良辰的应酬越来越多,所以她也无须花心思做饭了。

  工作负责的苏莫很快升职,总监杨沫很欣赏她,开会的时候总是表扬她。每次苏莫抬头时,正好对上杨沫的眼,那双深情的眼让苏莫一阵惊慌。

  那天苏莫被邀请参加一个酒会,是杨沫电话告知她的。她抱歉地拒绝,她说今天是她男友的生日,然后苏莫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叹息。电话挂断,苏莫有了心事。诱惑无处不在,李良辰能抵抗吗?

  李良辰在镜子前收拾自己。临行前他对苏莫说晚上不用等他了,他不回来吃饭。

  他眼里哪还有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浓情蜜意

  李良辰一夜没回。苏莫没有打电话给他,他也没有给她回个电话让她放心睡。他的眼里哪还有她?哪还有那些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浓情蜜意?她把她自己热烈地搬到了这间有他的屋子,以为尘埃落定,以为幸福满满,以为永不分离。如今,这看起来是多么的讽刺。

  一个星期,苏莫给了李良辰一个星期时间。她以为他会有所愧疚,转身发现她的存在。可事实是,他享受着她的早餐,电话问候,关心关怀,却唯独忽略了她同样也需要他的信息。

  临走,苏莫还不相信这场情会以这样淡漠的结局收场?她都懒得电告他,只想快快消失。其实她好想骂他,她千里迢迢赶来,不是来做他的贴身保姆的,她想做的是他永远相随的爱人。可爱人的含义,他可懂?

  苏莫提着行李去了火车站,杨沫来送她,他的目光里有不解。他说做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苏莫笑:想爸爸妈妈了。杨沫拉着她的手目光灼灼地说:为我留下来,好吗?苏莫相信他的真诚,也相信这个简单干净的男人对她此刻的感情。可她摇头,不说为什么,只是轻松挥手对他说再见。

  火车轰隆轰隆,苏莫把头靠向窗口,泪终于落下。她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一个关于距离的问题,她一直以为距离远了会加速隔开彼此的心,原来距离近了也能割裂分化一段浓情蜜意的情。文/ 洛小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