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温暖的掌心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6 13:58:56

    离高考17天,上午8点,医院大厅四排椅子上坐满了人,老人幼儿多。最里手座上,有两人很显眼,戴眼镜的中年人神情凝重,旁边坐的女孩,十八九岁,也戴眼镜,急躁焦虑,像头顶正燃着火。三大袋液体间拖出的软管在肿大处,水点几乎两秒滴一次,外头的雨则强劲地哗哗倾泻。

    “爸,这慢。”

    “不能快,快了会难过。”

    “放点,真急人。”

    “既来了,就当休息,一心一意睡会,养养精神。”

    人挤人,局促得伸不开腿,女儿还是僵硬地扶着椅把,试图把四肢放松开来。父亲看见了:“做几个深呼吸。”

    “爸,多长时间才完?”

    “三四个小时。”

    “你调快点。”

    虽然父亲觉得不妥,还是采纳了女儿的建议。两分钟,女儿睁眼,皱眉道:“爸,爸,手疼。”

    父亲赶紧把忙碌的护士请来,她检查后说:“这药对静脉有刺激。”把速度调了回去。

    父亲找两个垫子,在女儿腰和颈后各放一个:“眼闭上,什么不想,睡会。”父亲凝视窗外,雨连成线地往下落。

    “爸,睡不着,买份报来我看。”父亲哈腰钻出去,满身淋湿夹份报又哈腰钻回来。女儿把报铺上膝盖,一页一页翻。

    “我不吊水,我不吊水,我要回家。”一个男孩的声音像打了焦雷,把不大的厅震得轰轰乱响,父亲和女儿同时转向门外。

    一个半大男孩正被他父亲揪着往里推,男孩像头牛犊,浑身是劲,扭来扭去,最后还是被那个年轻父亲吼着,连打带逼地摁在最外手的椅上,小牛犊的哭叫声像黄河决了堤。

    女儿惊得瞪眼一直看那个男孩。父亲看女儿一脸无奈,低声安慰:“当没听见。”

    “这大声音,怎没听见?”女儿阴沉的脸跟外面的天气一样。一个半小时后,女儿第一袋完了,男孩的叫声没断,一直高分贝在运行。为了安慰这个倔强的小家伙,那父亲出去买了个小喇叭,来让儿子吹,那家伙吹了喇叭后,停了哭声,一张一弛的喇叭声一点也不比哭声叫声省事。

    女儿满脸气愤:“爸,不吊了,吵。”

    “不吊,怎么会好呢。你试试站在另一面,抱着探究态度,看看他的精力到底多旺盛,他带病能持续多久。”几句话把女儿逗笑了,女儿安静下来。女儿翻翻报,抬眼看到那水速还是慢:“爸,再放点。”

    “不急,他还在表演,离结束还早呢。”父亲调侃,把旋钮放开一点。

    “爸,疼,疼,想吐。”护士找来医生,医生说:“慢点就慢点,不等这一刻。 ”

    “他说得轻松。”女儿的双眼睁得通圆,所有的焦虑全写在了上面。父亲蹲下,双手握住针头上方的胳膊,他感到女儿的臂冰冷,他猜,大约是水凉引起了痉挛,医院不提供暖袋。等了等,他问疼不疼,女儿说好多了,他决定用双手就这么握住。疼痛缓解了,女儿从背后取出书,复习起来。在拥挤、嘈杂的环境里,父亲蹲着用掌心为女儿暖着臂,女儿坐着低头温习书,他俩成了一道安静的风景,时间已过了十二点。作者刘先中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