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打酱油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7 17:17:49

     我同事与我同岁,每当看到我与女儿从她眼前走过,她总是感慨:“唉,你女儿都可以打酱油了!”她至今没有生育,一声叹息出卖了她曾极力掩饰没有小孩的痛心。

     打酱油是我小时候的家务劳动。正冥思苦想处,我妈在厨房大叫:“阿琴,酱油完了,快去打!”我二话不说,一提那黑乌乌的酱油壶,直奔小店。回到家才发现少拿了该找的钱。不过,几何题目倒是开窍了,路上冷风一吹,思路顿现。只是,妈妈一顿骂是少不了的。于是,只好再原路返回,找老板娘要钱。

     老板娘姓戚,店面和家连在一起,外面是店面,内里是卧室。边沿接着屋顶又开辟出一个小杂货铺,几平米而已,专门用来存放酱油、酒、香油等坛坛罐罐。我不必开口,老板娘就迎了出来:“你刚才钱也没有拿匆匆忙忙就走了,我叫你你都没听见。”我落下的钱,明明白白地铺在柜台上。钱不多,一毛两毛,几个一分钱的硬币,装进我的口袋,叮当作响,特别喜庆,特别富裕。

     酱油是非打不可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酱油占一席之位。贫寒人家,酱油是必备调料。到现在还念念不忘的一道美食,和酱油息息相关,那就是酱油炒冷饭。无菜下饭,白饭又难下肚,鬼主意就多了。先往锅里热油,然后下白米饭,炒热后加酱油,直到白色翻炒成亮黄色,再到外面随便撮几根绿色小葱。于是,一盘油亮剔透的酱油炒饭就成了。再不济,在热饭里洒几滴酱油,搅拌几下,也可将就。因为酱油用得实在太频繁,所以打酱油也是常事。

     老板娘接过我的酱油壶,走到酱油坛边,拿起挂在墙上的竹筒提子。边提边问:“要多少?半壶还是打满?”有时钱紧,我只要半壶。老板娘自有分寸,一提,两提,再半提,旋紧盖子,搞定。我不放心,总要追加一句:“这样有一斤了?”老板娘总是笑笑:“假一罚十,短两补斤。”回家,妈妈正等酱油调味,一掀锅盖,活色生香。

     我怀念那个时光,全家总动员,呆在简陋的厨房,爸爸烧饭,弟弟趴在餐桌上做作业,我随时待命,听妈妈呼出的紧急119。于是,看那个悠闲的老板娘,不紧不慢地助你一臂之力! 作者西 衿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