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微博小品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8 12:32:48

    1、生命与生命力不是一回事。我们常常讲生命几何,寿命多长?而不说生命力如何。对于一个自然人来说,最有价值是生命力而不是寿命。生命力是激情,是创造和爆发的能力,是对于社会进步和人类文明贡献大小的能力。

    生命力与年龄无涉。有人年轻,暮气沉沉,固步自封,有人老迈,却志在千里,活到老学到老用到老;不同的人的生命力赋予不同年龄段的人,以不同的存在方式和生活印记。

    2、青春是种境界,是激情幻想、热血贲张、勇于闯荡试验和奋不顾身的代名词。年轻与青春不是一回事。年轻是青春的某个时间段,是岁月的某种痕迹;年轻是青春的外衣,有人弄得皱巴巴的,有人熨烫得舒服平坦,青春可以万岁,但年轻不能万岁。有人说“年轻人,有什么不可以(干)?”这是拿青春赌明天,以此作为可以任意闯荡社会和试行各种生活方式的理由。

    人的阅历初始有如一块白布,掉在什么染缸中就会染上什么颜色,以后若想改变,即便死劲漂白,也会有原来当初烙下的性格印记,一旦染上“恶色”,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后面还有一句更残酷的话,叫“再回头已百年身”;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可能会对人生造成永久性的影响。因此,对于年轻人来说,警示语应该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干)!”潇洒走一回的结果,往往会伴随着终身的苦和涩。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3、有人举例时代变迁,物价上涨快:“爷爷告诉我,他娶奶奶的时候只用了‘半斗米’;爸爸告诉我,他娶妈妈时总共用了‘半头猪’;而我娶媳妇的时候,则用了我爹妈‘半条命’。”

    爷爷娶奶奶,爸爸娶妈妈,“我”娶媳妇,时代不同,物质条件不同,物价也不同,其实更重要的是观念不同。爷爷娶奶奶时特别节俭,只有一幅头巾或一只香囊,会用“半斗米”;爸爸娶妈妈的时候,只摆一桌喜宴,男女双方亲家欢聚,会用“半头猪”;而“我”娶媳妇时,一定要有房有车,岂止要了爹妈的半条命?时代变迁,比物价涨得快的是我们的消费观、婚姻观和价值观。

    4、应试教育痼疾难除,学生拖着行李箱上学,晚上十一二点还在伏案做作业,老师为了绩效(工资),校长为了升迁,教育局长为了政绩,均以考试成绩和升学率为唯一目标,这种教育的本质,其实就是上下合谋,以孩子的健康成长和青春生命染红他们的“帽顶子”。

    5、当下社会生活节奏快,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竞争激烈,压力大。所谓压力,是达不到自己所向往的目标而形成的心理落差,在现实生活中,很大程度上是在各种不同的物质追求中所体验出来的差别,“人有我有,人没有我也要有”,往往是比出来的,而一旦放低物质攀比的姿态,压力自会减弱,情绪也会正常。而为我们推崇的“慢”生活,就是不违背自己意愿的生活节奏和生活方式,是听从内心召唤的一种生活和态度,它的特征是“不为物喜,不以己悲”,所以我们看到了颜回在陋巷一箪食一瓢饮也不改其乐的生活姿态,陶渊明归居田园怡颜寄傲的潇洒,听不到范仲淹、苏东坡先贤被贬时的牢骚或焦躁…… 作者山 谷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