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身材魁梧面容粗陋的人却心细如发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6 14:00:25

 文/江晓帆

  过了大约半个来小时,他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一对年轻的情侣,他老熟人似的招呼:“坐过来吃坐过来吃,我家刚杀的羊!吃完你俩住后院就行!”说完扭身又走了。这俩人是自驾游的,错过了城市,正迷茫的时候遇到强老板开车经过,赶紧追上去想打听个吃饭住宿的地方,然后就被带了过来。小张和强老板他们栖身的地方是个废弃的马场,空房很多。强老板特地打扫出两间,免费给偶尔投宿的旅人用。

  夜已经深了,天空乌蓝,密密麻麻的星星仿佛触手可及。我们在院子里升起了篝火,手拉手围成圈儿喝酒唱歌跳舞。猛然间我看到强老板手里拎了瓶酒,张牙舞爪地跳到圈子正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回来了。

  后来听小张说,强老板常年外出打零工,他跟老婆约好,自己不在家的时候,让她每晚十点钟务必把房门从里面锁好。那天他到家,已经十点零五分了。老婆是聋哑人,敲门是听不到的。于是,强老板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回来了。

  把几个骑行的小青年送走后,强老板闷闷不乐,问也不吭气儿。我们都不理他,他自己又忍不住说起来:“这几个人不厚道!早饭就有个丫头一个劲儿抱怨难吃,让我给她整点有特色的。我蒸了两笼莜面,他们吃饱了就打包,我一口没吃。他们跟咱们非亲非故,都是头回见。昨天我看天太晚了,就让他们在咱家住下了。吃住分文不取,够意思了吧?”他跟我们目光交流了一圈,我们急忙点头,他继续说下去,“他们连吃带拿,临走了,还教训我,说这么种田不行,环境都让我搞坏了……论年龄我能给他们当爹,他们还把我当孙子训……”他怒冲冲地对旁边张着嘴巴傻乐的小张说:“你赶紧把承包合同还有那些缴费收据都找出来,以后再有人说怪话,我就拿文件给他们看,都是盖了公章的!”

  其实张嘴傻乐的小张才是老板,他在内蒙古乌兰察布东北部承包了一千亩地种向日葵。这里原本是一望无垠的荒野,渺无人烟,经由一家公司跟当地政府部门合作开发之后,马上变成了良田。不少外乡的种田好手过来承包土地,种土豆洋葱或者向日葵。像小张这样从都市逃离的白领算是个异数。

  小张的老婆琳琳跟我同事,她北上探亲,顺便带我出来长见识。一路上我竭尽所能,也想象不出在广告公司做了十几年媒介总监的小张,是如何带领一群汉子在陌生的地方耕作一千亩地的,直到看见了强老板。

  强老板名字叫大强,其实是小张雇来的帮工,四十岁左右,身材魁梧,面容粗陋,却心细如发,时时刻刻在为小张劳心劳力。向日葵马上要进入花期,强老板费了番周折,打听到一家养蜂的,马上火急火燎地打电话,催促人家赶紧过来放蜂。俩人讲话口音不同,他唯恐交代不清,一个电话吼了半个多小时。安排妥当之后,他舒了一口气,哑着嗓子告诉小张,要有蜜蜂授粉,向日葵结籽才够多够好。小张像个不争气的儿子,衣冠楚楚,似懂非懂地看着他傻乐。小张说,没有强老板我根本做不下去——他自己也跟着叫强老板。

  忙完正事,强老板又忙着给我们接风。他开车到牧民家买回一头羊,亲自宰杀烹煮。忙到晚上八点多,终于做了一大桌香喷喷的羊肉和羊杂。我们给强老板斟上酒,他却不喝,肉也不吃,又耷拉着脑袋不开心了。我说:“强老板,别跟那几个骑车的小孩子计较,他们还小。”强老板摇摇头,看着小张和琳琳各自抓着根羊腿互喂,就是不说话。旁边有个伶俐的帮工小伙子,大声说:“强老板很长时间没回家了,强老板想老婆了!”小张急忙丢下手里的羊腿,把车钥匙递给强老板让他回家。他马上笑了,抓起小张刚放下的羊腿叼在嘴里,不清不楚地哼着小曲儿走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