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何不跟我甜甜蜜蜜爱一场?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8 19:24:18

接到王浩的电话时,夏沫正在品牌店挑选一双镶钻的高跟鞋,银灰的底,十厘米的细跟。王浩的口气很急躁,他问,你现在在哪里?

十五分钟后,夏沫赶到王浩身边,因为王浩在电话里说那个人马上要出现了,命令她必须以最快速度赶回来。站定在王浩面前时,夏沫觉得自己的呼吸还是凌乱的。那个人真的很重要吗?每当夏沫这样问王浩时,王浩便气急败坏地瞪她,然后说,你只要做好自己的事,管那么多干吗?

是的,夏沫根本没资格管主人的事,她跟王浩只是雇佣关系。王浩,是看上去气质出众的精英男人,对待感情却如此幼稚。夏沫,是他雇佣的道具,充当他的女朋友,然后在他前女友出没的地方两人装模作样地秀恩爱。目的是想看到他前女友有后悔、妒忌、痛苦、不安等各种面部表情呈现在他眼前。

一杯干红咕噜咕噜滑进王浩的喉咙,他意犹未尽地用舌头舔了舔嘴角,然后扬起笑脸对夏沫说,真痛快,你有看到她的表情吗?她恨不能杀了我!这样很开心吗?夏沫忍不住脱口而出。王浩的眉聚拢起来,眼神犀利地朝她这边射过来。夏沫知道他的狠话马上要出口了,她速度极快地拎起沙发上的背包摇着手对他说再见。

夜风很凉,有虫鸣的声音传来,夏沫深吸了口气。这一步步,何以越陷越深。现在的王浩如同当初的自己,想着报复,想着看对方痛苦,可最后在伤害别人的同时,免不了的,也伤了自己。这样疼痛的过程,夏沫亲历过,那是一段她想永远埋葬的记忆。

大男人,居然这么娘娘腔

手机短信提示音滴滴作响,夏沫漫不经心打开,银行卡里多了一笔薪金。王浩可真是好老板,日子刚好过到15号。这场戏不知何时结束?如果结束,下一站会是哪里?夏沫也没有方向,当然这工作也不讨厌,扮演路人甲,挺有趣的。

跟着,王浩的电话又追来,说在医院。夏沫心急火燎,那个誓要把他前女友气死的男人居然住院了,且听医生说是自杀。

他偷藏了安眠药。夏沫瞪着他,说,干吗不喝敌敌畏,直接死掉算了,就不用这么矫情地躺在这里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这么娘娘腔。夏沫太气愤了,喘着粗气一股脑儿地骂,骂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王浩嘟囔着说,以后不会这样了,最后一刻我还是想到了你。如果我死了,你找谁去要薪资?为了不切断你的经济供给,我自己打了120。该死的,为何不先给我打电话?怕打扰你睡觉。真是气死了。夏沫看到了王浩更加幼稚的一面。

出院后,夏沫说要全面看护王浩的日常行程,薪酬加倍,以惩罚他那幼稚的行为。王浩轻描淡写地说,随你。

不能原谅自己再一次犯贱

整理王浩的书房时,夏沫发现了藏在抽屉深处那个人的照片。一张背景是海景,两个人相互依偎的相片。男的英俊帅气,女的秀丽窈窕,只是男主角不是王浩。夏沫想原来那个人早已是他人的伴了,所以王浩一气之下承受不住想着寻死。

王浩站定在她身后说,乱翻主人的东西可定什么罪来着?手中的相片滑落,夏沫呆住,尴尬地转身。王浩捡拾起相片问夏沫,我是不是很失败?夏沫从背后拥住了他,这样的场景她想重温一次。她只是想这样安静地抱抱他,把她的头舒服地靠在他宽阔的背上,如同几年前一样,她以这样的姿势靠着苏子文。

许久,王浩挪开了她的手,说,早点睡吧。书房里的灯光微黄,夏沫的心被割裂出细细的伤痕。苏子文,这个名字从她心底再一次呼啸而出。

居然见到了苏子文,在一条落满枯叶的宽阔马路上。他似乎在想什么事,走得极慢。夏沫跟着他走了很长一段,转身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她。

他们在路边的咖啡馆坐了下来,像一对叙旧的老友。夏沫问,美丽好吗?她又笑,一定做妈妈了吧?苏子文摇头,我们分手了。夏沫隐了笑容,当初你可发誓承诺要一辈子对她好的。那些都会变的。夏沫多想告诉他,她一直都没变。当初他把深情的目光投向自己的闺蜜美丽时,夏沫觉得那之后的天空每天都是灰的。那段日子,夏沫觉得自己快疯了,最后,她逃了。

如今见到他,面对他,夏沫觉得自己对他还存有幻想。夏沫递给他地址,说他可以随时去找她。苏子文没有接那薄薄的纸片。他说,夏沫,我们真的不适合,况且我已经有了爱人。

夏沫的眼瞬间模糊,她不能原谅自己再一次的犯贱。当苏子文的背影消失在夏沫眼前时,她终于忍不住哭了,号啕大哭,以至于服务生们都不知所措地站在她身边。

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帮我报仇

夏沫交还了王浩住处的钥匙。再这样死皮赖脸无所事事待在这里拿薪金,夏沫实在脸上挂不住。虽然王浩说房子很空,希望她能留下来,但夏沫去意已决。如今王浩再也不用去见那个人了,他已释然,过去的已经过去,珍惜眼前才是他的正确方向。那么夏沫的正确方向在哪里?她不知道。当晚,王浩就打电话让她过去,说有老鼠,让她回去陪他抓老鼠。她没说一句话就挂了,闷闷地骂了一句,娘娘腔。

  知道那个消息,夏沫差点站不住脚。苏子文居然在酒后跟人笑谈当初她跟他上床,主动得比妓女还敬业。这样的话是苏子文说出来的吗?反正被苏子文抛弃了的美丽打电话来跟她道歉时是这么说的。夏沫没有接受道歉,心底的恨被重新翻起,新伤旧伤恶狠狠地切割着她。

  凌晨,夏沫敲响了王浩家的门。门一开,夏沫就哭倒在王浩怀里。她从坤包里拿出一叠钱,然后用凌厉的眼神对视着王浩,咬牙切齿地说,从现在开始我雇佣你,我要你帮我报仇。王浩拍着夏沫的肩示意她不要生气。

  你帮不帮我?夏沫追问。放下吧,夏沫,我都放下了。其实失恋这事真的没什么大不了,活人死折腾没意思透了。夏沫的眼里迸出愤怒的火,我找你这娘娘腔能干成什么事啊?愤而甩开王浩搭上来的手。

  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

  戴了墨镜,化了浓妆,夏沫的手上拿着一个小瓶子,里面是84消毒液。无论如何,她要教训一下苏子文。

  突然,一辆白色沃尔沃停在她面前,然后从车里走出一个戴着墨镜,一身皮衣打扮的男人。夏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一把拦腰抱起。夏沫大叫,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王浩摘下墨镜说,这行为太幼稚了。我告诉你成熟的做法,那就是甜甜蜜蜜跟我爱一场。忘掉过去,放眼未来。

  惊呆之余夏沫想说些什么,陡然王浩的唇一下子堵住了她的嘴。夏沫闭上眼,一颗乱跳的心跟着安静下来。夏沫想,角色转变,虽然荒唐,但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结局。如果过于沉湎过去,把自己变成那样心生恶念的人,痛苦只会加剧,也犯不着。

文/洛小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