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净如邢白瓷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8 19:44:05

文/米丽宏

这是临城崆山白云洞的“邢窑博物馆”。刺眼的炎日,被掩在门外,一室凛凛瓷意,素净,空灵,似凉到了骨头里。

土生万物。邢白瓷的原材料瓷土,取自临城磁窑沟、岗西、祁村一带岗坡,柔润细腻;泜河的清水,木桶牛车,一车车拉来。土和水,由先民之手堆塑成一枚枚器皿,形自心出,无参照,无复制。

它们的相同之处,是颜色。邢瓷的白,茶圣陆羽曾譬喻为:“类银类雪”。那白,是白莲花的白,月亮的白,白得让人收摄了心意,不敢喧嚷,不敢伸出手去触摸,怕惊扰了它的一世清梦。

一个扁扁的碗,一个荷叶边的花口钵,格局朗阔,厚朴敦实,是粗瓷,富有田野精神,俨然渔樵气质。

那个腹略鼓、口儿稍收、底儿微缩、收口一圈鼓钉的瓷,就叫鼓钉洗?该是古人的洗漱器皿吧?做瓷的人,心境该如何富丽饱满,才能做出这么温润生动、虎虎有生气的东西?

侍女般体态妖娆修长的这把执壶,盈盈不足一握。其清美之姿,像飘来一阕楚歌,颜色里有清辉般的肃穆。

一个双耳尊,长颈,鼓腹,有高挑的足。腹以下,紧收一下,妖娆劲儿一下子凸出来,妩媚异常。

博物馆里,有邢瓷的当代仿制品。那个名曰“睡莲”的,是一种水盂还是茶洗?造型也没有多复杂,只是饱满,有元气。

做瓷的人,心静下来,便能跟古意打通,做出的器皿,也呈现出了一分高古淡丽。临城文保所的张志忠先生,便是这样一位一气做了30年邢瓷的人。远去的邢瓷,在他手下,一件件复出;对邢瓷的研究,成为他的一种宗教,一种人生。

历史上,“邢客与越人,皆能造瓷器。圆似月魂堕,轻如云魄起。”唐人皮日休这诗,说的便是越州青瓷和邢州白瓷。而分布在古邢州内丘、临城一带的邢窑,是生产白瓷最早的窑场。自北朝开始,历经隋、唐、五代及宋、金、元,达千年。

千余年,邢瓷的素朴之美,一以贯之,不繁华,不纹饰,一门心思,坚定不移,追求的,不外“质地”和“神韵”。

如此素静,如此干净,如此不慕喧哗,不问浮沉,唯邢白瓷而已。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