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净了手,铺了陈宣,染了旧墨才能仪式般地写下手卷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08 19:50:55

文/雪小禅

她净了手,铺了陈宣,染了旧墨,一字字写。连佛教音乐和风的声音都写上了。

  人到一定年龄,是往回收的。收到最后,三两知己、一杯浅茶、一段老戏,或许再养条狗儿、猫儿,就着那中国的水墨,把生活活成自己的生活样。而这中国书法或绘画最好是手卷,那私密性极高的手卷。

  多美啊!手卷!中国式的大美,沉稳、安定、老道,散发出低暗无声的光芒。高不过30㎝,长度是任意的,十米、二十米,那里面,写满了一个人的心思,画满了一个人的心情……也许因为过长了,那舒展的意味更让人欢喜了。

  最撩人心处便是一边打开一边卷起,最好是落雨的夜晚一个人。哦,或者两个人吧。已经知己到不能再知己了,他们双双站立在迷幻的灯前,烛影正好,此时,他一寸寸打开手卷,像一寸寸打开她……都舍不得看了。那么娴熟地打开着手卷——只给她看。有些东西只能给一个人看。那是他们之间的孤意与深情。那个夜晚去好友家,众人喧哗。欣赏着斗方、条屏甚至册页。及至酒后,众人纷纷告辞了。她忽然小声对我说:你慢走一步。我留下,与她饮茶。先喝白茶,又红茶,最后一泡是太平猴魁。

  她起身,去紫檀箱子中取东西。是手卷。“不给他们看。”她忽然露出小女儿态。那手卷,是她用心写的经卷。那一字字,全是一脉天真。人书俱老好,但人至中年有天真气亦好。“写了十天才写完。”

  那是多美多安静的十天呢。

  她净了手,铺了陈宣,染了旧墨,一字字写。连佛教音乐和风的声音都写上了。那手卷里,有一个人的沉静似水,有孤意,有枯瘦,有欢喜。看多了这样的手卷,会多了些宽放的东西。一个女子,经过时光淬炼,对人世、方物有了审视与判断。她闻得到纸上的竹香、字里的孤独。她在一个人看手卷时有了自我的肯定与满足。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