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蹲成半圈的民工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13 14:47:25

     86岁的岳父骨折住院,我陪床。邻床是一位68岁的民工,从河南来南京做木匠,夜里加班,踩进坑里,大腿骨折。

     老人整天躺着,不说话。陪伴的儿子不时看看门外,低声嘀咕:“咋不来个人呢?”

     我知道,遇上这种事,老板躲还来不及,能先垫上住院费就不错了。

     终于来人了,数一数,9个,小小的病房里一下塞得满满。一看就知,来的不是老板的人,连老板的跟班也不可能。这都是工友。围一圈,我只听到有人问了声:“怎么的?”木匠用老乡话说了几句受伤的过程,叹息一声。工友们不作声了。也许,他们不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但即使多次碰上,多次受伤,他们仍然是无奈的。他们还得出来打工,还得求爹爹拜奶奶请人介绍找份活干,求老板好心收留他们。就是受了伤,等伤好了还得出来干。怎么着,也比守着家里一亩三分地强。但,不等于,他们就那么甘心受着。他们只是憋屈、无奈。木匠的儿子散烟,一人一支,有人想吸,木匠提醒:病房不给吸烟的。于是烟大都架到耳朵上。原来耳朵上架着烟的,捏在手里。还是没人说话。

     病房就三张凳子,都端过去,但他们都不坐,都蹲下来,蹲成大半个圆圈。

     有小声的嘀咕声,老乡话。好像说的是另一个老乡,伤得重,从医院出院后,老板给了点钱,两清,回家不久,旧病复发,死了。说得结结巴巴,零零碎碎。说完了,大家还都蹲着,再没了声。木匠也不说,木匠的儿子也不说,病房里,只有我翻报纸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一会儿就翻完了。我真佩服他们的蹲功。他们中除了一个头二十岁的小年轻,大都四十开外,瘦精精的,乱发,黑红脸。

     终于听到木匠的儿子提到了误工费,“老板说了,68岁的人了,不容许打工的,打工也不受保护,这都是法律。”还有这种法律?蹲着的人虽然没声,但疑问是一定的。

     木匠的儿子说:“我说了,你招工时,为什么不说六十出头的人不要呢!这会儿出事了,你说68岁了,你这是哪家的法律?”

     不知谁,扔出两个字:“找他!”

     突然,病房里似乎都响着这两个字:“找他!找他!找他!”

     我也忍不住跟一句:“对,找他!”

     蹲着的民工们侧过脸来,吃惊地看看我。

     岳父说话了:“想抽烟,你们就抽吧。” 作者陈振学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