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消暑纳凉夜胡同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13 17:42:05

文/张蓬云

  一进伏,火气添,芭蕉扇子手中攥;走一步,扇一扇,妈了个巴子好热天。这是老沈阳人记忆中张作霖的“名句”。

  “一进伏,火气添,芭蕉扇子手中攥;走一步,扇一扇,妈了个巴子好热天。”这不是骂人,是因为天儿太热了的一句抒情式发泄。现在60岁以上的人或许听说过,而70岁以上的可能说过,甚至还在大杂院、小胡同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晃地“表演”过。这就是老沈阳人记忆中的张作霖张大帅的“名句”。

  1954年,我上初中时,我们半大小子们都会说这些胡同的歪喀儿。说实话都是听大人们说,小孩子们学的。那时候一到夏天,真是热呀,热的没有办法。一没电风扇,又没空调,也没有冰箱,小胡同住家,唯一消暑降温的办法,就是从水龙头接凉水泡饭,吃大酱拌茄子或是辣椒炸酱。吃完饭,大妈大嫂子们,就会躲在屋里,用一大盆凉水,擦洗一番,给自己消消热气。然后呢,就全是一人一把大蒲扇,在院子里一坐,张家长李家短,你家醋他家盐地唠嗑,说谁家姑娘要出嫁,说谁家小媳妇要坐月子,那时候的女人闲唠不说男人。要说自家男人,回家说;说别家男人,那是不守妇道。她们唠的就是以“女人千般事,锅台油面米”为中心话题。老爷们儿及半大小子们,就比较开放了,可以在胡同的水管下,冲个凉。然后,就是当时最时兴的“集体纳凉节目”了。每人一张凉席,一个枕头,在小胡同顺墙根铺开。爱玩的大人就占据路灯下那块“黄金地段”,一壶凉茶,一把蒲扇,楚河汉界,调动车马炮杀将起来。也有玩扑克的,但全是玩“磨手指头的”,那时是不准动输赢玩钱。小孩们,就是满胡同跑,或是藏猫猫,或是官兵逮胡子,玩累了,凉席上一躺,借着胡同的小风,蚊不叮虫不咬,美美地进入梦乡。

  那时候,你从大街上一进入胡同,嚯,好家伙,横躺竖卧,有睡着了的,有说悄悄话的,有抽旱烟袋的。张王李赵,老少爷们儿,相互关照,互不干涉。一直睡到三星偏西(就是后半夜了),薄薄的晨露要降下来了,家里的妈妈们,就会悄无声息地从小院出来,捅捅自家的孩子,然后,一手拉着小孩,一手拎起凉席,把孩子领回家。大人们说小孩子要遭露打,是会生病的。我记得,第二天醒来,发现是躺在炕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咋回家的。后来听我妈说“拉着往家走,眼睛也不睁,睡得稀里糊涂”。那些大人们,也不是一直睡下去的。天亮了,谁要还不动地方起“床”回家,那可就没了规矩,会让人耻笑的。我家隔壁的大叔回家后,还会拿大扫帚把胡同打扫得一干二净,别让人有意见。

  天儿热,但不闹心。心静身自凉。小胡同里的人,就是这样摇扇一笑过三伏。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