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张充和的题签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13 17:44:04

文/姚大伟

  张充和的字,端正,俊秀。请来题写书名,再好不过了。尤其是那一手小楷,见着,就雅致,就心生欢喜。

  张充和给很多人题过书名的,比如她的丈夫傅汉思,二姐夫周永光,三姐夫沈从文,还有萧乾,胡忌,董桥等等。董桥很痴迷张充和的字,直说张充和的小楷漂亮得可以下酒呢。在当下的读书人里头,董桥是个很有福分的人——他自己的《从前》,得了张充和的题签。而且还藏了一本张充和先生最满意的小楷工尺谱:《牡丹亭·拾画·叫画·硬拷》。

  我留心张充和的题签,缘于沈从文。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一如董桥痴迷张充和的小楷那样痴迷着沈从文的湘西和他那如水般干净的文字。我收的沈从文旧书中,大部分是他1988年逝世后的集子。有选集、别集,相关传记、评传、纪念文集。而这些集子的题签,几乎都出自张充和之手。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1992年岳麓出版社出版的《沈从文别集》系列。张充和题写的书名有:“顾问官”、“新与旧”、“自传集”、“七色魔”和“记丁玲”。这几个字捧在手里,起、承、转、合,点、撇、钩、捺。经心结构,又自然流出。古雅,活泼,字字生辉。尤其,再和“沈从文”这三个字映衬在一起,真有种“一时诗画幻奇霞”(张充和《题凤凰沈从文墓》五中的句子)的感觉,好看得让人窒息。

  在我留心的旧书题签里,似乎只有一位周作人,可以相提并论的。周作人的字,胜在自然,古朴。我看钟叔河笺释的《儿童杂事诗》,光看周作人的手稿部分,就用了整整一个上午。实在爱不释手。张充和是真正的“大家闺秀”,也是最后的“大家闺秀”。他们的字里,都有迎面而来的飒飒书卷气,都有一种渐渐远去,不复重来的旧时气。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