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天井,就是徽州男人挖掘的一口深井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13 17:48:40

文/东 篱

  四面是墙,粉壁、廊柱或花窗隔扇,两三层高的主屋与大厅在同一中轴线上,东西都是走廊,或者厨房、储物间,一并圈进来。若是站在人家的楼上望过来,青黛色的鱼鳞瓦行行复行行,皆为平缓斜坡,坡下檐口直直地连起来,便是四四方方的一口井——天井。

  人在天井里,大门一阖,外面的世界便被封闭了,只能与天通,与地连,光线也会暗淡许多。屋檐上面,巴掌大的天空,几片白云在蓝天游走,间或投下几丝云影,偶尔也会投映在人的心海,浮上来的就是郁闷,感觉人真像是井底的一只蛙。那些有着木头沉香的门扉一律是向着天井的,窗户开得那样高,而且小,像高高在上的眼睛,监视着天井里的生活。

  徽州天井的重要特征是“四水归堂”。白花花的水象征着银子,水就是财气,不作兴流走的,得流在房舍周围,流在自己身边,流在自家的天井里,所谓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于是村头都有水口,门前屋后细水长流,檐下还要置有荷花缸,缸里汇聚的水就是银钱啊,进门处还码上高高的柴火堆——“柴”谐音“财”嘛。落雨的日子,一行行雨柱从古朴的瓦沟间哗哗流泻,从檐口直接落在天井里,意味着四方之财源源不断流入家中。

  旧时的徽州,男人大多离乡背井,外出经商。那些出不得远门的徽州女子,凄清是必然的,大门一闭,在花窗前怅惘,望一望檐下扯起的雨帘,思念奔波在外的男人。走在那些光线暗淡的古宅里,似乎仍能看到她们的纤弱身影,在逼仄的天井里,生火,做饭,喂鸡,扫地,洗衣,择菜,为婆婆梳头,给孩子把尿,度过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

  天井,就是徽州男人挖掘的一口深井,禁闭着侍奉公婆、拉扯孩子、一心等待丈夫归来的女人,耗尽一生的时光。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