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院士杨元喜 和“中国时间”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14 10:26:25

  我们腕上的表和家中的钟,标示的是北京时间。

  北京时间不是中国时间。

  中科院院士、北斗卫星导航中心副总设计师杨元喜说,他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提案和作为院士研究的课题之一,就是建言和推进 “中国时间”的尽快制定和颁授。

  其实,北京时间的发布并不在北京,而是在陕西的渭南,那里是中国地理版图的原点。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经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批准,以原点经纬度在地球自转中显现的时间,比对世界时(格林威治时间)的数据,由坐落在这里的中国科学院国家授时中心,通过不同频率的无线电波向国内外发布“北京时间”。后来,随着科学技术和社会发展的需要,北京、新疆又增加了两处国家级授时机构。北斗卫星上天后,地面导航是其重要功能,空中又多了一处中国的授时站点。也就是说,中国现在有四处授时机构,四个权威时间。

  问题来了,尽管四处授时机构的时间测定相差甚微,不太影响普通人的正常生活,但并不是可以忽略不计。譬如,人类20世纪的重大发现之一是地球并非匀速自转,受地震、海啸、火山爆发的影响,地球自转快快慢慢,甚至,地域性的火箭发射和核试验爆炸,也会让地球心惊或“房颤”一下。这项研究对我们的直接影响是,每两年,我们的“北京时间”就要快拨或调慢一秒,也称闰秒。可别小看了“嘀嗒”而过的这一秒,倘不调校,600年就会多出30分钟,等到若干年后太阳在中午升起,世界那不是整个乾坤

  颠倒了?

  所以,世界主要大国都根据自己国家的经纬度,比对世界时和原子钟的数据,制定和颁授自己的国家时间。

  所以,幅员辽阔的中国、穿越世界时空的北斗,不能兼容四个标准时间,需要“统一度量衡”,向世界发布统一的、惟一的中国时间。

  杨元喜院士说,新的时代有新的观念。譬如,国家权益再不仅仅是96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概念了,还有领海、领空、远洋、两极,以及太空和虚拟的网络。维护这些领域的国家权益,迫切需要一个让中国和接受中国服务的外部领域共同遵守的CUTC(中国时间)。CUTC应以北斗时间为基准,综合国内其它3处授时机构的数据,对接世界时和原子钟的时间制定。

  CUTC事关生产力和经济的正常运行与发展。杨院士反问,试想,现代技术条件下的航空、航天、地震、测绘、通信、气象等要求的时间服务,精确到毫秒、微秒,没有统一的授时服务怎能平稳运行?在建的“一带一路”高速铁路,将以什么时间为标准在亚太地区穿行?

  CUTC就是金钱。杨院士说,他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考察时,看到桌面上放着两台标示美国GPS时间的座钟,为什么?我国手持1.4万亿美元的国债,日息就达7400万美元,秒息也是个大数字。这些年来,美方在每两年一秒问题上耍赖的手法是,要么提前结束尾盘交易,要么像切烤肠洒孜然一样,把一秒化成若干个微秒蒙混过去。现在,我们以人民币结算的石油期货交易、矿石期货交易已经开通,难道我们还以美国时间为准不成?

  CUTC攸关国家主权甚至人民的生命。杨院士说,现代战争是信息化战争,或曰制信息化战争。考虑到导弹发射基地有车载、舰载、机载、山洞、丛林等不同方位,又要应付各种不同的反导拦

  截,现代战争已经不要求各个导弹基地对锁定目标的同时发射,而是要求不同方位的制导导弹同时砸向锁定目标,以同时开花的爆炸精度计算。导弹飞行精确到微秒、毫秒、甚至纳秒的守时,源自同样精确的授时。在这一问题上的差之毫厘,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失之千里了。

  所以,“CUTC”,一个全新的概念。

  朋友,你、我、他,是不是都应关注一下院士杨元喜吁请设立的中国时间!

作者:周桐淦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