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一个富家公子试探出了真感情,结果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0 18:11:38

     她们都戴着多变的面具

  龙泽呆在黑暗的屋子里已近二小时,他在等一个电话。午夜,陈康的电话终于来了。他说,龙泽,苏薇答应跟我在一起了。龙泽叹气,加大砝码的诱惑真的无人能挡?已经第三次,龙泽输了爱情。陈康说,龙泽,这是最后一次。龙泽说,好,不会再为难你,最后一次。龙泽大概心理出了问题,每谈一个女朋友,总不能确定对方是否真爱他。于是龙泽的好哥们陈康便被龙泽推出来扮演角色,去完成他派遣的任务,去诱惑。而一次次的试探真相,总是令龙泽失望。在他眼里,她们都戴着多变的面具。

  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夜已经很深,龙泽还在大排档喝酒,一瓶接一瓶。一小时后,龙泽被人从大排档赶了出来。原因是他身上的小钱根本不够今晚的消费,于是大排档老板很愤怒,令家人把他赶了出来。龙泽似乎真醉了,就这样倒在大排档的出风口被冷风直直吹着。夏依依经过时,龙泽突然抱住了她的腿,这举动吓了她一跳。她蹲下身,拍拍他的脸问,你没事吧。有水朝这边泼过来,夏依依缩了缩脚,站起身朝大排档的老板喊,你没看见这边有人吗?大排档老板挤出肥胖的身躯,似乎愤怒找到了出口,大着嗓门说,你有空就替他把酒钱付了,吃了白食还凶人。夏依依走过去,掏出钱包,张嘴问,多少?大排档老板瞬时语气变柔和了,九十。夏依依递给他一张整百的,豪气地说,不用找了。然后她扶起地上的龙泽,招了出租。车窗打开,一股冷风吹醒了夏依依。她这是在干嘛?没事找事吗?把这个酒醉男人载到哪去?但任由他睡在大街上,也实在于心不忍。最后,夏依依还是把他载到了自己租住的住处。

  龙泽醒过来时,已经早上六点。一转脸,他触到了一只玻璃杯。夏依依说,喝杯白开水吧。桌上有油条包子,喜欢就吃,不喜欢打开这扇门走吧。等等,昨晚我替你付的九十元酒钱改天还我,否则这个月我连房租都付不起了。揉揉眼,龙泽环视着这间简陋的小屋,终于明白昨晚自己的窘境。他扯开嘴角笑起来,说,改天我请你吃饭吧。

  她会是那种女人吗?

  龙泽被霜打了的心又开始活络起来。夏依依说,龙泽,你真穷。龙泽说,是的,我很穷。龙泽租住的小屋比夏依依的还简陋,墙皮都剥落了,那些细碎的屑随时都要掉下来似的。甚至,甚至连像样的浴缸都没有。夏依依脸红了,她平时没事最喜欢泡浴缸,可以闭目冥想,可以像鱼儿一样轻盈呼吸。她居然想到了浴缸,难道她要在龙泽这间小屋里洗澡?抬头时,夏依依看到龙泽正专注地注视着她,夏依依的脸便更红了。

  龙泽请的虽说是很简单的青菜鸡蛋面,但夏依依仍旧吃得很开心。夏依依一点不跟龙泽生分,仿佛他们俩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其实,龙泽也有这种感觉,跟夏依依一来二往后,以往的那些阴郁转瞬都丢光了。夏依依阳光积极,目光纯净,喜欢吃他做的简单鸡蛋面。不像那些前女友,一走进他的小屋,嫌弃的表情立马显露出来,甚至还掩着鼻子,似乎在这间小屋里随时能闻到死老鼠的臭味。龙泽无奈,只能目送她们一一离去。囊中羞涩,女人都不喜欢。夏依依会是那种女人吗?暗夜里,越是想把试探的念想压下去却越是升腾得厉害。龙泽只好起来吸烟。看着空荡荡的屋子,龙泽记起夏依依曾在他耳边说,龙泽,你的屋里如果有个浴缸该多好。龙泽想象夏依依完美的躯体在浴缸里自由伸展,像一条慵懒的美人鱼。龙泽弹掉烟灰笑了。

  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

  一大早,龙泽还没醒。夏依依进门催他起床。她买了早点,等龙泽吃饱后又从包里拿出计算器,然后埋头噼里啪啦一阵算,她抬头认真地说,龙泽,搬我那里去住吧,省下你的房租钱,我可以让我们的小生活改善很多。龙泽笑,为什么你不搬我这里住?我喜欢泡澡。而且我那里交通方便,离你公司又近。你傻不傻啊,一个女人厚脸皮成这样,你该有多幸福。说完,她眯起眼睛笑,龙泽忍不住也笑。看着率真可爱的夏依依,龙泽脑中又跳出疑问,她真的不计较他的贫穷吗?

  有天下班,龙泽苦着脸对夏依依说他被炒鱿鱼了,继而用凝重的眼神看她。夏依依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说,没什么的,工作慢慢找,现在由我来养你。我可以兼职。龙泽说,我会努力,不让你失望。那个晚上,龙泽知道夏依依没睡踏实,翻身异常频繁。 

  龙泽,我给你找到工作了

  龙泽看到夏依依拐进了一家制作电子设备的大公司。很快,夏依依来电话了。快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龙泽,我给你找到工作了,职务是车间主任,待遇很好。我回来跟你细说。龙泽为夏依依这么用心替他找工作的事甚是感动。夏依依,在他落魄时还不放弃他,多贴心的一个女人。龙泽为自己的试探感到羞愧。

  这个晚上,夏依依很兴奋。她缩在他的怀里说,这样平实的日子真好。龙泽把她抱得更紧,其实他也想说,这样的日子,是他向往的,没有金钱利益纠葛,两颗心因为共苦而惺惺相惜。

  龙泽越来越发觉夏依依在过日子方面很有才能。每隔一段日子,就开始折腾,把小家的窗帘、布艺坐垫一一换新。而这些开销,夏依依从不问龙泽要。龙泽给她零花钱,她总说自己有,体贴他不要亏待了自己的胃,工作餐如果吃不惯,就去外面吃好点的。龙泽被夏依依的善良和贴心彻底打动了。 

  怎么办?我也撒谎了

  龙泽很纠结也很怕。但不说出真相,他怕夏依依会有一天因为恨他而突然消失。最后他还是说了,选择了一个安静的下午。那段话说得很艰难,声音细如蚊子。说完,他惶恐地抬头,他很怕看到夏依依愤怒的表情。

  你其实很有钱,有自己的公司、房子、车子,怕女人看上你的钱所以伪装成穷人,因为你被女人的虚假吓怕了?夏依依说出这些时,龙泽惊慌地说,夏依依,你是例外。请你原谅我,接下去随你怎么惩罚我。夏依依的叹息声听在龙泽耳里异常心惊。他一下子抱住了她,痛苦地说,夏依依,我不想失去你。夏依依说,傻瓜,你也听听我的故事吧。夏依依的故事也令龙泽目瞪口呆。原来夏依依也是富家女,也对爱情失望。于是,为了追求烟火生活,也努力把自己伪装成穷人家的孩子。龙泽的工作其实是她跟她老爸撒娇得来的。夏依依斩钉截铁地说,龙泽,怎么办?我也撒谎了。还好,结局不坏,龙泽一下子深情地吻住了夏依依。 洛小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