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送餐小哥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0 18:30:20

文/伊尹

  办公室隔壁新开了一家培训机构。我出门时,培训机构订的午餐刚刚送到。送餐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男孩子,年龄还有可能更小一些,穿着公司的送餐制服。酷暑天,戴着头盔的送餐小哥满脸都是汗水,他无暇去擦,因为手里拎着沉重的,几十份沉甸甸的盒饭。他向订餐主管交付手中的盒饭,主管开始挑剔:这一份盒子都挤变形了,那一盒的汤汁也流出来了,怎么端着吃?这盒不能算钱,要么退款要么投诉。

  送餐小哥几乎用哀求的语气,说电梯难等,他也担心盒饭多会在电梯上被挤坏了,所以走了楼梯。十层呢,他一刻没耽搁,几乎是跑上来的……订餐主管不依不饶,说你怎么上来的我不管,你做这一行,就是你职责的所在,你就应该把我订的盒饭完完整整地送到我的手中。所以今天这盒饭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说好话无用,哀求也无用,送餐小哥只得自己掏钱赔了这盒盒饭的钱。送餐小哥和我一起等电梯下楼。在电梯到达之前,他一脸倦容依靠在墙壁上,脸色哀愁。

  进了电梯,我又见他将脸轻轻地转了过去。可是电梯墙壁的镜面却泄露了他这小动作的目的,他正在迅速地抹去脸上的泪,也许是汗水。不过我感觉他擦泪的可能性更大,擦汗是不必回避人的。

  走出电梯口,送餐小哥先做出深呼吸的动作,然后快步走向送餐用的电动车,边走边给下一个主顾打电话。他的声音忽然充满了跳跃的活力,不快已全然抛在脑后。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