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听爸爸讲过去有故事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1 16:59:52

  爸爸排行老大,一个妹妹早年夭折,只剩下一个弟弟。

  听爸爸说,爷爷曾是北伐军军官,率部在皖南一带剿匪,战功赫赫。当地土匪听到他施元康三个字就闻风丧胆。爷爷率家小乘船过匪区的芦苇荡时,全副武装太师椅一把独坐舟头,土匪便避之礼让,通行无阻。爷爷因剿匪有功,北伐胜利之后出任保定市警察局局长。后爷爷弃官回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病逝。以后无人查问他的身世,爸爸也不再谈及这段历史,以免牵连后人。1966年我们将爷爷最后一张身着北伐军戎装的照片烧成灰烬。

  爸爸大学肄业,以全国前十名的优异成绩考上了邮政局邮务员,不久晋升为一等邮务员。当时他收入不菲,养活一家十来口人,每日上班有小包车接送。

  爸爸生活十分考究,每日上班前要根据天气,当天活动内容决定西服及领带的颜色;发蜡涂得溜光,皮鞋锃亮,身上洒上香水,衣冠楚楚方才动身。当年,日本鬼子轰炸机来袭,警报大作。妈妈怀抱孩子,手拖皮箱出逃。爸爸还要在镜子前梳理打扮,在大声叫喊的妈妈催促下,方迈步淡定出屋。这些个习惯沿袭了他一生,到后来三年自然灾害时期,饭都吃不饱,可他的凡士林发蜡和香水必备。

  爸爸在桂林社交甚广,还担任邮政京剧社的社长,成了桂林票友的领袖。梅兰芳、程砚秋、马连良等名角来桂慰问后方将士,都曾来拜会爸爸等当地名流。

  1940年,爸爸经媒人介绍结识了邮政局卢局长家的大小姐,翌年大婚。桂林百货商店大老板闻信,送来上好的西服、领带、鞋袜及床上用品。不料,酣睡如泥的爸爸竟让一贼入室将屋里的所有搬了个精光。第二天,老板又差人送来全套。

  有趣的是在桂林被盗物品中有一枚鸡血石印章,竟在1961年南京夫子庙地摊上被意外发现。爸爸将它买了回来。失而复得,如获至宝,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当年,邮政总局有三大巨头,一人叫王宜声(音),一人叫朱学范,再一个叫葛连芳,三位乃结拜弟兄。爸爸系葛氏弟子,为葛氏重用。1949年,王跑到台湾,后任“中华民国”邮电部长;朱则在香港起义,后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长;而葛连芳在“肃反运动”时被抓,处十年徒刑,出狱后定性为“反革命”,戴四类分子帽子直至终身,去世于六十年代末。

  爸爸一生有过不凡的经历。四几年他的表兄陈连璧任国民党中央在庐山开会的保卫部队长官,曾私自将爸爸带上庐山,见到了蒋介石等首脑人物。1949年以后,在邮政总局任高等邮务员的他,被刚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邮电部军管会首长王树声大将调去北京任他的秘书,有机会在怀仁堂开会,见到了毛泽东主席。

  后来,父亲因骑单车摔碎了肩胛骨,申请调回南京。其后不久便被清退,下岗失业。

  为了全家生计,爸爸开始尝试在安徽做大米生意。一上来他就赔了大笔资金,方才知道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爸爸又带领全家老小糊纸盒子谋生,同时不断变卖家中的细软,最后连绸被面子也卖了,换些钱来养家糊口。五零年以后爸爸和妈妈都去了私立小学代课,后转为公办教师,直至退休。

  爸爸曾遇大难不死。一日在郊外,遭遇日军飞机,他和同行的朋友赶紧趴在池塘的坡边上。突然,一只炸弹落下,耳听得炸弹呼啸着氽入水中,爸爸闭上双眼,直觉得必死无疑了。不料,只听得飞机一路轰炸远去,回头睁眼一看,见一炸弹在池塘中心倒立,竟是只哑弹。

  1998年爸爸最后嘱咐我们,身后将他的骨灰撒进长江,汇入大海。 作者施邦鹤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