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那种诗情满腹的田园清趣啊,好生快乐!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2 17:02:16

文/朱秀坤

瓜是南瓜、丝瓜,葫芦也叫蒲瓜——居家小院里,没人种香瓜、甜瓜、大西瓜的。任选一种,只一蔸,清明前后下种就是,位于小院一角、厨房背后皆可。原本是娇弱伶仃一两株,盛夏已葳蕤蓬勃成绿油油一片轻云,翠生生一波碧浪。浪花里点缀着金黄的丝瓜花、洁白的葫芦花、大喇叭状的南瓜花,花间又有蜜蜂蝴蝶嘤嘤嗡嗡,装点出日子的红火热闹。花未谢,便有拇指大的丝瓜、南瓜或小葫芦,细眉细眼地悬于花下,迎了清风快意悠荡。

阔大的绿叶、柔韧的青藤是要搭了瓜架的,撑三四竿细竹就是。细心的主妇常在竹架之间缠上绳网,让那长了眼睛的瓜蔓用小爪似的卷须任意东西、自在攀爬,不几日就织染出映人眉眼皆绿的一片凉篷,清爽怡人的小风从瓜叶间缕缕漏出,滤去几分暑热,送小院一派绿阴与清凉。早晚时分,人在瓜藤下,喝粥,聊天,家长里短,儿女情长,一脉脉植物的芳香缕缕送出,多惬意。

酷暑时候,除却嘹亮的蝉鸣,一切都懒洋洋的。瓜却长得快,一天一个样,不几日,指肚大的丝瓜就一脚踢去小花被,亮出绿意盎然的饱满小身躯,炫耀在你面前。你不理,它也不恼,继续长,很快长成个英姿飒爽的青年,三五个,齐齐在你面前晃,在你跟前显摆。你从瓜下走,它也不知避让,不客气就能撞你一把。摘下来,略刮一刮表皮,翡翠似的养眼,切片,烧一锅丝瓜汤,青青白白。

南瓜却沉得住气,你得有些耐心才是。不过看那扁圆似小磨盘的南瓜一日日悬在架上,真让人替它担心,便找了绳子为它托住,真怕一旦落下会砸一个坑。更多的南瓜却爱躲猫猫,藏身于厨房顶上,你不知。直至秋后,叶子一天天稀疏,老去,它还老僧入定般禅坐在那里,全身一片老红,那才是最好的南瓜。蒸熟,又糯又甜,最是让人解馋过瘾。

江南人爱叫葫芦“夜开花”。是的,雪白的葫芦花总在日落至夜间开放。薄暮归来,看小院里一架葫芦藤上绽放朵朵小白花,安安静静的,感觉心里的燥热也一下子祛除几分。晚饭后,院里洒了水,凉床搬出来,人歇在葫芦架下,抬头是青石板样的天空,繁星在神秘地眨眼睛,一颗颗小葫芦毛茸茸地垂下来,在满院的清辉下,便是一只只月光之手在作画了。风过,花影摇动,藤叶轻摆,葫芦娃们快活得直荡秋千,倒让人想到一句诗“风吹满架葫芦话,莫向人间问短长”,那种诗情满腹的田园清趣啊。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