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多年后,再也不会有人到湖畔去薅箬叶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5 18:04:20

 那天到市场买菜,眼睛突然一亮——一年一度的新箬如期上市了。买菜的主妇们你一扎,我一捆地挑选着。

  诱惑我的是新箬的那一股异乎寻常的清香。用新箬包粽子,投进锅里一煮,那香味一阵阵透来,人便被粘住走不动了。剥食新箬包的粽子,这香味深入到每一米粒,进而深入到你的五脏六腑,你被勾诱得食欲大开,神清气朗。

  从前辰光,江南水乡人家多半自己到河边湖畔采摘新鲜芦叶的,有个专门用语叫做“薅(音蒿)箬叶”。一个“薅”字,本是典型的北方语言,用在吴语里倒很别致——不是细模细样的采摘,而是大刀阔斧的打取,但却不伤叶子,保持叶子的完整。我年轻时远足到太湖边,就薅过箬叶。那时的太湖沿岸,成片成片的都是芦苇,不涉水就能进入密密层层的芦丛。那时我们常将薅去叶子的芦管用来制芦哨,切片芦叶充簧片,再用小刀剔孔,居然能吹出几个音符,还能成了曲调,芦哨便升格成了芦笛。

  湖畔的芦苇真是壮观,是水边的森林,风一吹,齐刷刷地歪向一边,像极了荷戟的绿色卫士。到了秋冬季节,芦苇吐蕊开花,湖畔白茫茫的一片,风一吹,芦花漫舞,大有白裙少女群舞之风姿。然而这些年来,芦苇在湖畔已不多见了——太湖的污染日见其甚,绿色的岸线风光不再,像患了斑秃。大概再也不会有人到湖畔去薅箬叶了。

  现今的新箬几乎都来自苏北地区,卖新箬者大多是苏北的老乡,跟他们闲聊,乃知那里的许多湖泊还保持着春天绿色的岸线。我遥寄一愿,希望那里的人们能坚守住可贵的绿色岸线,让清香四溢的新箬不至于在我们心中成为奢侈的记忆。

作者:吴翼民 来源:扬子晚报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