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岚说心理 | 那些被流弹击中的家庭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6 08:34:58

    前几周,去了上海,高中同学聚会,人数不多,8个人,小范围聚会,不吵闹聒噪,安静地叙谈、沉潜,回到当年。

  聚会中,不知有谁说到了班主任老师,提到了他家当年罹受的重创。班主任的爱子,品学兼优,但一次大学暑假回家,被中学同学因一件记恨的小事而杀害。同学们仍在交谈,我却再也听不见,心绪纷扰。在记忆中,得知消息后,我什么都没有做,没去探望,没有去陪伴,甚至都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为什么?现在的我,一个陌生人的求助,也许都会伸出援手。但当年的我,为什么什么都没做?现在的我不能理解当年的我。我努力回忆那时感受,我发现,当时的我也被惊吓了,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与老师提及这事,更别说安慰,所以,我逃了。正好那年,我们毕业,就没再去看老师。这一逃,就是几十年。当年,最痛苦的时候有人陪在老师身边吗?他和家人如何走过最艰难的时期?后来,再没听到老师的其他消息,我知道坚强的他,又把生活正常推进了。但是,当我做了母亲,经历世事,我才知道,当年老师的痛有多痛,也知道有的人逼着自己坚强,将伤口包包扎扎,不与外人道,仿佛风平浪静。但创口,岂是说愈合就愈合,它会在每个阴冷天,返潮、酸痛。

  十年前,一次午夜热线,我得知了F先生的家庭变故。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他却遭遇了女儿被绑架撕票的重创,几天之间,他长发长须,喝酒导致严重的胃溃疡,他去到曾和女儿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寻找她的踪迹,他睡觉不关门,担心万一女儿回来进不来呢?等待无望后他焚烧家宅,要追随女儿而去。在得知事件后,我们联系了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张纯,在他的指导下,我们的爱心听众立刻前去探望。最初,F先生心门紧闭、沉默不语,但一次又一次,坚冰消融,他渐渐信任了我们,和他女儿年龄相仿的爱心志工长久地握住他的手,我说,我们和你素不相识,为什么会来到你的身边,难道不可以理解为九泉之下的女儿不希望爸爸再痛苦下去了?为了女儿,是否可以不要再折磨自己?他第一次流下了痛苦的泪水,情绪流动了。这些年,每到春节,我和爱心志愿者们都会陪他提前吃个年夜饭,他也分得了安居房,日子一天天安稳下来。

  F先生从人生湍急的水流中,泅渡了出来。其实,只要有一道阳光照过去,一个人就不会消失在黑暗中。

  我曾经没有能力帮助老师,但现在的我已经成长,可以向更多人伸出我的手。 面对别人的重创,我们常说,哦,这要是放在我,我可受不了!周国平先生在寓言《落难的王子》中说 “凡是人间的灾难,无论落到谁头上,谁都得受着,而且都受得了。”

  人生的流弹不辨方向,但唯有接纳,才有新生。那些被流弹击中的家庭啊,他们怎样拼凑起那颗破碎的心,重新前行?专业的心理帮助、亲人朋友的倾听、抚慰,允许沉沦哀伤、允许如祥林嫂般反复诉说,我们只是听,讲多少遍我们就听多少遍,不评论。直到头顶那片乌云飘远,心里的太阳重新升起,生活回归正常。

  时间这双慈悲的手,把一切抹平,所有锥心刺骨的疼痛,都将化为绵长温暖的怀念。

   关于作者

图片

文岚 江苏广播FM997金陵之声著名情感心理DJ,二级心理咨询师。被誉为“南京上空最温柔的声音”。

      来源:扬子晚报心理周刊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