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没有爱情,也要鲜衣怒马过一生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6 08:43:13

     图片

        她从南方回来探亲。一年没见,竟面容憔悴,整个人似乎老了一圈。饭桌上人多,不方便详问,我便约了好友晚上喝茶。

  小城近几年盛行茶吧,离我家不远就有一家,装潢考究,古色古香,很有民国的情调。我和好友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天上的街市。

  好友喜欢金骏眉,我也喜欢。我们还点了几个甜品。一边喝茶,一边叙旧,时光一下子慢下了脚步。

  看着好友大而无神的眼睛,我终究压不住内心的疑惑。

  “你看上去很累,发生什么事了?”

  好友愣了愣,不做声。我默默地给她斟了杯热茶。她缓缓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轻轻地说:“我,我离婚了。”

  我惊得嘴巴张成了O形。

  “都结婚十多年了,老夫老妻了,还离什么婚?”

  “他要追求他的新生活。与其将两个人绑在一起痛苦,不如放手离开。”好友低下了头。

  我的脑海中像在播放电影的快镜头,一瞬间,我又回到了从前。

  好友夫妻俩都是我的高中同学。想当年,同学们都在为高考消得人憔悴,他们俩却在背地里热火朝天地谈着恋爱。或许是他们的掩护措施做得太好了,不要说老师不知道,就连我们这些好朋友也不知道他俩在谈恋爱。直到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好友固执地要填写跟他同一所城市的学校,我才知道她爱上了他。高考发榜,他俩如愿以偿,都考取了上海的重点大学。大学毕业,又顺理成章地结了婚。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感叹,高中同学恋爱的只有他们一对结成了婚。唯一令人遗憾的是,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

  “孩子有没有不重要,只要有爱。”记得一次同学聚会上,喝得微醺的他对大家这么说。而一旁的好友,笑得很灿烂很甜蜜。

  其实,好友很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当然,也包括他。只是在头一胎流产后,好友从此就没怀上过。

  流产那次,好友曾告诉我,当时他调到了一个新公司,上司很器重他,让他先下基层锻炼,然后提他当副总经理。那会儿,她正好刚怀孕。他跟她商量,工作还没有起色,房子也太小了,要不晚一点再要孩子,反正都年轻着呢,有的是机会。她觉得他说得也有道理,便同意了。谁也没想到,这一次的流产竟就此剥夺了她做妈妈的资格。

  我也曾为好友感到疑惑过,现在医学科技那么发达,试管婴儿、代孕都可以解决的,而且他俩又不缺钱用,为何不试试呢?后来,有同学告诉我,她身体一直不大好,尤其是肾功能有问题。

  他的事业如日中天,两年后成了公司的老总。好友在某一出版社做编辑,也不错。但没有孩子绕膝总是遗憾的,于是,他俩决定领养一个孩子。

  有次过年聚会,他俩带回来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好友让女孩儿叫我们阿姨伯伯,女孩儿就甜甜地叫阿姨伯伯好。好友偷偷告诉我,是从上海福利院领回来的。还说,是他们俩一起去领的,他很喜欢那个孩子,平日也很宠她。说话间,我看到好友的眉眼里流露着爱的喜悦。

  有了孩子,一个家终于完整了。我们都为他们感到开心。

  我小心翼翼地问。“离婚是为了孩子?”

  “是,也不全是。他有了别的女人。”好友脸上飘来一朵暗淡的云。

  好友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镜。我宁愿相信他是为了孩子离婚,也不愿意相信他有了别的女人。要知道,他俩曾经多么相爱啊!

  “领养的孩子归谁?”其实,我不问就知道答案的。

  “他希望有自己的孩子。那个女人年纪比我们都轻,有的是机会。”好友的声音渺渺远远的,我努力地听着,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们沉默了好久,茶都凉了。

  “不就是离了个婚吗?没有他,我照样能生活。”好友起身为我添了杯热茶,朝我笑了笑。

  我的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还是托翁说得好,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关键看各自怎么去修行。

  好友回到了南方。她给我发来微信:纵然没有爱情这件华丽的外衣,我仍然要鲜衣怒马地过一生。

  好吧,那就鲜衣怒马地过一生。

  黄丽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