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和蜘蛛的缘分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6 16:53:31

文/梁晴

  一只大蜘蛛在屋角的台灯罩下结了网,同时让它孩子的网悬在它的上方。有了食物,孩子优先。

  夏天的时候,我推开落地玻璃门打扫自家小院,先拿扫帚朝虚空挥舞。别人从窗内看我如此举止,不知是否会被吓到,以为我在对付奇怪的假想敌。

  其实一点都不奇怪——我欲清扫小院,必先破除蜘蛛布下的八卦阵。

  我不知别人家怎样,反正我的家里家外,蜘蛛真的是很猖獗,有时看到它们在院内横拉起一张大网,我还真想知道这项工程它们是如何操作的。

  至于屋内的蜘蛛,出于懒人的考虑,一般我也不把它们怎么的,因为希望借助它们对付蚊子。有时它们选错地方,在浴缸边或床头畔驻扎,我只好动用移动丛林般的马桶刷,将它们遣散至窗外。春天过去,小虚点般的幼年蜘蛛随处可见,而它们的父辈祖辈,长成了非常明确的逗点或者句点。虚点们没有哺乳期,出生便必须自谋生路。不过有一次我看到,一只大蜘蛛在屋角的台灯罩下结了网,同时让它孩子的网悬在它的上方——那就是说,有了食物,孩子得以优先。

  这就是我与它们同居一室所了解到的细节吧。

  蜘蛛在中国的传统民俗里好像代表吉庆,号称“喜蛛”嘛。可是它又排在“五毒”之列,意思又似乎走向了反面。

  记得很多年前,一位爱美且活泼的女士住在我原先婆家的楼上,一日她神色黯然,告诉我婆婆她腋下出现了肿块。我婆婆闻此症状,胸有成竹,说,你是从阳台上收回的衣服里带了蜘蛛——那肿块是蜘蛛咬后的毒,没事的。过了几天,那女士果然又开始有说有笑了。

  我家里的蜘蛛是不招惹我的,可是每天拉开纱窗喂野猫,难免冒犯纱窗上潜在的小蜘蛛,它们出于自卫咬我一两次,那也情有可原,我不怪罪它们。

  蜘蛛咬过的感觉当然高出蚊子好几个档次,尽管反复用肥皂清洗,患处的不适也还是很久才会消弭。一个夏天过去,往往中招数次,我便告诉自己,算是接种五毒之一,此后理当百毒不侵。

  蜘蛛最早是作为励志形象植入我儿时记忆的。据说历史上某将军屡战屡败之际,困在破败的茅房里,目睹到一只蜘蛛百折不回修补它被狂风吹破的网。之后,蜘蛛的精神成就了这位大英雄。

  生活中的蜘蛛网肯定不招人喜欢,唯一的用途是收集在竹竿上,拿去粘知了。

  可是未料如此“脏”的东西,居然可以“粘”伤口。我在农村插队的时候,有次割草的镰刀碰上土里的石子,砰地蹦将起来,刀刃砍在我的大脚趾上。房东大娘见我拖着流血的脚回来,举着胳膊四下里收罗悬在草屋顶下的“吊吊灰”,然后不由分说,将那团恶心的败絮状的东西紧紧贴牢我伤口。然后,我就止了血,痊愈了,没打消炎针也没打破伤风针。

  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和蜘蛛有缘吧。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