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 | 有一种真爱叫旧衣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6-27 22:04:44

   一个长年在家工作的人,如我,有一点小小的怪癖,可以不讲究样式,但对衣服的舒适度有几近偏执的要求。尽管衣柜里有许多的新衣服,我可能也会花几个小时翻箱倒柜,直至找出我念念不忘的六年前的短裤。旧衣服,不一定是家居服。事实上,我很不喜欢那些碎花、格子的家居服,贴了标签的,好像只要穿上就家居了,其实不;而且那些碎花呀格子呀,一旦洗旧,不忍直视。

  有一件我特别喜欢的拼接毛衣,穿了不知道多少年,腋窝的拼接棉布终于磨破了,一片筛子状的小窟窿。有一次钟点工阿姨来,她针线活好,我让她帮我补补。钟点工瞪着那片惨不忍睹的小窟窿,脸上是大写的不解。

  还有一件以往我每个夏天都会穿的圆领白色T恤,经过多年的折腾,衣领失去弹性,已经不圆,变成椭圆了;纯棉的纤维也薄了,朽了,半透明了;T恤的后背搞分裂,多了五六个黄豆大小的洞洞,就像巷子口下棋的大爷身上的白汗衫的

  破洞。我觉得挺好,穿在身上又舒服又凉快。每次穿着在屋子里晃荡,家里人就会垂着头很痛苦地掐着眉毛,连猫也用嫌弃的目光瞄着我。

  并不是每件衣服都能幸运地成为旧衣服。旧衣服镌刻着时光。时光是什么,是妥帖,是一分一秒的相处攒起来的舒适。它了解你,你也了解它,甚至渐渐地,它穿在你身上,不再是衣服,它的纤维被你收服、吸纳,自然得就像一层皮肤。你坐在地上、歪在沙发上,不用想“呃,这我刚买的新衣服”,吃个西瓜,也不用担心西瓜汁,和猫为争夺阳台上的地盘打架时,也不害怕它的长指甲。

  说到底,那些有幸能被你穿旧的衣服,一定是真爱。一寸一寸的岁月,一寸一寸的心情。也许就像对面坐着的某个人,眼见着在互相的眼皮底下变旧变老,心里会不由得生出柔软和悲悯来。

作者:寇研 来源:扬子晚报 来源: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