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浓情 | 有些秘密,我不想知道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03 15:53:13

  一

   多年过去,杜若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去美人巷的那个清晨。那时的她留长长的、清汤挂面样的头发,穿乳白的纯棉及膝长裙,茫然无措地站在美人巷口,心情颇为寂寥,看到对面那棵一人合抱粗的秋色老梧桐,叶子一片片地随风飘下时,总感觉那似乎不是落叶,而是她零落满地的破碎的心。

  彭城美人巷,因虞姬伴随项羽在此地停留驻扎而得名,整个高中,杜若每天都会从美人巷口骑着单车一次次驰过,却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和美人巷有扯不断的牵绊。那天,和杜若一起来的二哥二嫂,礼貌地敲开面前简陋的防盗门,礼貌地将杜若推进屋里,礼貌地将杜若介绍给对面有着苍老面孔的夫妇。

  还在很小时,杜若就知道,她是爸妈生了二个哥哥以后很久才有的宝贝,所以,一家人都对她宠爱有加,高考完的整个夏天,杜若总是感觉头晕多汗,浑身乏力,在医生二嫂的建议下,杜若去医院做了检查,诊断书出来后说是重度贫血,但是,爸妈却执意让杜若住院,杜若一向乖巧听话,就同意了。

  记忆中,杜若几乎不记得那个夏天过去了多久,却记得天气热的不像话,院子里植物疯长,耳边是长久不歇聒噪的蝉声,杜若躺在病床上,周围残留着蚊香和西瓜的的气味,大嫂艳春就是那个时候推门而进的。

  艳春盯着杜若,突然冷笑着说,美人巷果然出美人胚子,难怪你爸妈如此上心!看杜若诧异的眼神,艳春问,难道你还啥都不知道!正在艳春欲开口之时,二嫂赶了过来,一把把艳春拉到了门外。

  那晚杜若睡得很迟,醒来又是热烘烘的晴天。杜若问过爸妈和二嫂几次,爸妈盯着窗外说些不着边的闲话,二嫂很认真地撒谎,杜若不想揭穿,但她到底是心慌的。

  二

  夏天突然过得特别快,杜若不过是在病床上吊了几瓶水,打了几个盹,去二嫂办公室偷看了几次病历,攥着病历打了几个不寒而栗的咨询电话。

  每天探视时间,爸妈来看她,总把她喊下楼来,一家人沿着开始落叶的小道散步,走累了就坐在树下的长椅上,有几次,妈妈红着眼圈欲言又止,但都被杜若有意无意间用话岔了开来,每当这个时候,爸爸就对着杜若的背影,对妈妈轻轻摇头,杜若也笑着配合,假装一切从来没有发生。

  秋来第一场寒流,杜若感冒了,躺在床上恨不能连翻身的劲都没有,大一新生都开学了,电话里,杜若跟同学们互报平安,感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惴惴,好像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明天在哪里,撂下电话,杜若就自嘲地笑笑,从懵懂到成熟,从张扬到低敛,仿佛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再次见到艳春,是一周后的事情,杜若已经平静若水,仿佛猜到她会再来,艳春说到激动处声泪俱下,而杜若听了也只是听了,始终不曾发表之言半语,艳春对于这位第二次见面小姑子的冷静漠然,就有点不知所措起来,枯坐无言了半会儿,也只能匆匆告辞。

  杜若听着病房外艳春渐渐远去的脚步声,还有刚才门口飘忽而逝的二嫂白大褂一角,只是略微疲惫地闭上眼睛,心里叹了数口气后,默默地安慰自己,生活不是童话故事,她杜若也不是人见人爱的八点档女主角,生活只是一个黑色幽默,博得别人一笑自己却泪眼惺忪。想到这儿,杜若便强迫自己必须释然。

  不久,当爸妈嗫嚅着说,二哥二嫂要把她送回美人巷,认认门顺便看看亲生父母的时候,杜若没有迟疑便点头同意了,没有人看到杜若眼里的挣扎,也没有人感受到杜若内心的悲伤,静水无波,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三

  虽然说是亲生的父母,但19年未伴膝下承欢,杜若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熟悉的陌生人,就连二个亲姐对她也是漠然的很,艳春,杜若现在的嫂子,正忙着往学区房搬家,根本无暇顾及杜若这个病歪歪的小姑子,倒是亲哥哥,和艳春大吵了几架后,最终还是勉强答应杜若,只要配型成功,就给她捐骨髓做手术,但却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行动却迟迟不见动静,杜若也就可有可无地等待着……

  杜若的病却无法等待,再一次晕厥后,即便在急救室里,她也还是听到外面,二哥和亲哥哥动手的喧哗声,那一瞬间,杜若甚至觉得,从此长睡不醒,是不是比现在要感觉岁月静好。

  杜若的手术很成功。出院后的杜若,依旧回到了美人巷简陋的家,却是和养父养母住在了一起。术后的杜若康复的很快,大家都说是她年轻心气又高,想早点回到休学一年的重点大学,只有杜若自己知道,养父养母三室一厅的房子给了二哥二嫂,二哥二嫂则用自家学区房二室一厅的房子,和艳春置换了美人巷这套简陋的二室一厅,房子和养父养母拿出的二十万,最终换来了杜若亲哥同意捐赠骨髓的付诸现实。

  那天,养父养母对得知真相后默默流泪的杜若说,你也不要怪你亲哥和艳春,你亲哥他要靠出苦力养家糊口,没有个好身体不行,艳春也还年轻,不能不考虑多一些……

  后来,美人巷拆迁补偿时,艳春又因此事来闹了几回,但当初换房时一应手续俱全,事情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所有的一切,远在外地的杜若都假装毫不知情,只是在毕业结婚后,把养父养母接到了身边,这对老夫妇是真的心疼杜若这个从小养大的小女儿,什么亏都肯吃的。

  每次下班回家,远远地看着自家厨房窗口亮着的橘黄色的灯,还有两个佝偻的身影,杜若都会不自觉地加快上楼的脚步,纷杂的世界里,杜若所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个最温暖的怀抱。 雨中小菊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