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婚后我被判了“有妻徒刑”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05 14:55:41

  婚后,郭林活生生被判了“有妻徒刑”,沦为了哥们嘴里的“耙耳朵”,每次聚会,酒到酣处,老婆赵佳妮的电话就像夺命连环催一样如影随形。有几次郭林非常气恼,却耐不过赵佳妮莞尔一笑,她说:“老公,结婚时你说的话没忘吧?你说在这个家里,我就是船长,你就是大副。所以,船长让你回家你就得回家!”郭林想了想,确有此事。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副就大副。只是如此三番下来,一面鲜红的“怕老婆”流动锦旗总是稳稳插在他头上。

  这次聚会,郭林屁股还没坐稳,赵佳妮电话就来了:“老公你快回来,我有事找你!”当着众人面,郭林得拿点威风啊,于是悄悄直了直脊梁,不耐烦地说:“烦不烦?等我回去再说!”“不行!立刻回来!”那边斩钉截铁。郭林面子碎一地,他点头哈腰地跟大家抱拳作揖,心里想着回去一定要动怒,难道她不知道男人的面子比命还要紧吗?

  郭林到家后还没发火呢,赵佳妮喜滋滋地告诉他,女友邀她一起喝咖啡聊人生,让郭林自己看便签本,然后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就走了。便签本第一页写着:“客厅灯管坏了,老婆做不来,原因有二:第一我扛不动梯子,第二,我勉强上了梯子会引发眩晕而导致摔下来,后果会很惨。”郭林叹了口气,骑上人字梯,找到灯组里坏掉的灯管,又去灯具店买了新的换上。

  第二页:“鱼缸需要换水了,老婆本想亲自换,可我细胳膊细腿的,你也知道,这是力气活,爷们干的。”女人示弱,在男人那里永远都是一枚利器。郭林挽起袖子,用虹吸管把脏水抽到桶里,共计倒掉七桶脏水,胳膊既酸且麻,又一鼓作气清洗鱼缸内壁,消毒,注入清水,当一尾尾可爱的红色鹦鹉欢畅地游来游去时,他擦擦额头的汗珠,念叨着“我是大力水手我怕谁”!

  忙完这一切,赵佳妮扭着小蛮腰回来了,一进门就到处检查,发现所有问题都已被郭林搞定,她嘿嘿笑着,踮起脚尖“叭”地亲他一口:“老公,你真棒!不愧是我的大副!”唉,郭林这人就是不经夸啊。他跟赵佳妮说:“亲爱的,你苦闷时,我就是耳朵,倾听你;你为难时,我就是军师,点拨你;你危急时,我是你的避风港,容纳你。”赵佳妮甩过来一个抱枕骂他矫情,郭林却笑嘻嘻说:“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大副。”

  其实家庭里谁是船长谁是大副不重要,大副能不能晋升为船长更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个人用爱、用心经营一个家。郭林痴痴地想:“好吧,表面上我还会继续做你最得力最听话的大副,但是,我一定会用自己的肩膀扛起婚姻里男人的专属责任,嗯,做个没有名分的船长,也挺好的。”文/李睫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