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当你选择怀疑,再美的爱也会变味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09 16:57:06

 杨林把什么都留给了她

        五月,是罗苏的落寞季节。当主管因为她写错一组数据大着喉咙呵斥她时,她只是冷静地抱着属于她的纸箱子抬头说不干了。这句话其实有很多次要脱口而出,只是她一直逼自己忍着。一个女人,形单影只,在这个快节奏的都市,想寻求一点庇护和温暖都很困难。无论如何,她应该学着忍。忍,很痛。那时那刻,她体会到了杨林对她忍让的痛。

  杨林,一个五官平常、说话紧张到结巴的男人,在罗苏眼里毫无吸引力。但她选择跟他在一起,因为他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大城市有房子。自从她跟杨林住一起后,杨林为了表达对她忠贞的爱意,在房产证上加上了她的名字。那一刻,罗苏很感动,灯光下他平常的五官似乎染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她告诉自己,爱可以慢慢培养。他爱她,她也可以慢慢爱上他。

  不久,罗苏便觉得自己错了。她没能说服自己爱上平庸的杨林。杨林走路的声音踢踏踢踏;杨林喝汤的声音难听至极;杨林总是做重复的菜;杨林会打很响的呼……这些都让罗苏越来越难以忍受。于是,她板着脸对杨林来了一番严厉教育。杨林低着头说:“我会改,你不要生气。”

  接下去,杨林改了所有在罗苏眼里不能忍受的小细节,但他看她的眼神变得惶恐。吃饭的时候,他不吃,看着罗苏吃,如果罗苏说不好吃,他会跑进厨房重做。罗苏很生气,说:“你能不能有点男人的样子。”杨林不知道罗苏眼里的男人样究竟是什么样?他不知所措,罗苏便朝他吼:“窝囊。”男人做到这份上是窝囊,但杨林说他是因为爱她才事事以她为中心,这难道也有错吗?冷静的时候,罗苏也觉得自己很过分。其实不是杨林做得不够好,只是她不够爱他,她便看他哪里都不好,都不顺眼。在这个她以为温馨温暖的屋子里,罗苏慢慢觉得窒息。

  情人节那天,杨林知道罗苏喜欢浪漫,下了班去为她买花。电话里他兴奋地对罗苏说等他给她一个惊喜,可罗苏却等来了噩耗。杨林穿马路被车撞了,送到医院时已经不行了。他的手里牢牢抓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那样的红犹如杨林身体里的血,刺痛了罗苏的眼。他是好人,她害了他。罗苏在暗夜里总是重复这句话。最后她想在这座城市扎根的梦想实现了,没有双亲的杨林把什么都留给了她。

  是爱了,她喜欢他亦喜欢

  罗苏没住那套房,而是重找了房子住。陶进在三楼,罗苏在五楼。陶进是那种很能逗人笑的人,而且阳光帅气。罗苏依然不能拒绝一个男人的好,比如他很会做饭,邀请她的措辞是做多了,一起吃吧。吃着吃着罗苏便对他的手艺上了瘾,陶进便更卖力了,但他没有杨林那么畏畏缩缩,说话霸气,做事利落,很得罗苏欢心。拉手、亲吻的程序进行得那么自如自然,气场强大到不容罗苏躲避。

  是爱了,她喜欢,他亦喜欢,不抗拒不牵强。如此,是最美的甜蜜滋味。

  陶进只是一家小公司的普通职员,房子是租的。陶进怕她跟着他受委屈,便承诺他会为她拼出一套房子,只是需要时间。罗苏点点头,她愿意给他时间。

  罗苏隐瞒了自己有套房子的事实,她怕陶进知道她的过去会鄙视她,更怕他知道真相后会失去为她奋斗的动力。早前看过新闻,说男人也贪女人拥有的一切,少奋斗几十年是许多女人的愿望也是许多男人的愿望。陶进真是那个心甘情愿为她奔赴的人吗?此刻,她依然不确定。她仿佛从没确定过,总是质疑,总是挑剔。这些背后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袒露给陶进看?

  陶进兼了三份职,每天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罗苏看着他疲惫的样子,总想对他说别这么拼命了,房子她有,不需要他这么辛苦了。但最后她还是没说出口。她心疼他,心底却始终有个死结过不去。她还是希望能靠着他,依赖他,做他的小女人。

  那天,陶进的朋友结婚。婚宴很热闹,是在一家豪华高档的酒楼举行的。整个过程,陶进一直拉着罗苏的手。他指着那对新人对罗苏说:“很快,我也要让你在大家的见证下风光嫁我。”酒桌上,陶进喝了很多,不知是疲倦的缘故还是受了触动,总之回去的路上话很多,都是他做梦都希望能让她过上好生活的话。罗苏把脸转向车窗外,窗外的夜景美得眩目,心底却落了叹息,她的纠结依然。

  又跟一个好男人擦肩而过

  陶进的爸爸妈妈来探望陶进。看到伴在一旁安静的罗苏,两位老人开心地叮嘱陶进好好待罗苏。当陶妈妈摘下自己颈项里的金项链递给罗苏时,罗苏不知所措。陶进说:“妈妈的见面礼,收下吧。”

  那个晚上,送走陶进的爸爸妈妈后,罗苏失眠了。他们的善良和热情打动了她。他们不知道,是她让陶进每天忙得昏天黑地,只是她对他说她想有个自己的家。有天晚上,罗苏一觉醒来,看到陶进还没睡,还在电脑前替人家写论文挣钱。当罗苏端茶给他时,陶进拉着她的手说他爸爸来电话了,已经把老家的房子卖掉,准备凑钱给他在这座城市买套房,让他俩有个真正安生的地方。罗苏很惊讶,脱口问:“那他们住哪儿?”陶进说:“住奶奶留下的旧房子里。”说完,陶进就哭了。他骂自己没本事,让他父母为了他操碎心。

  罗苏终于说了,说了她有一套房以及关于那套房的来历,以及她内心的惶恐。外面内里一一都剥开,真实地呈现在陶进面前。陶进沉默良久,抽了两根烟,然后抬头,眼圈发红着说:“原来在你眼里,我是那样的人,让你如此不确定。”他还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说出口,然后关门离开。罗苏扑过去拉他也没用,他甩开她,那么用力。

  陶进搬离了出租屋,他说他要回老家好好孝敬他的爸妈。有些情等错失后再弥补就晚了。他还说他不会让他们住旧房子,总有一个女人会放着心依赖他、信任他,与他一起并肩打理温暖的小家。

  他的身影消失在罗苏眼里时,罗苏知道她又跟一个好男人擦肩而过了。有人说当你选择相信的时候,心底里便是满满的爱;当你选择怀疑的时候,再满的爱也会变了味道。罗苏丢失的不止是爱情,更重要的是她把那些真和诚以及信任都理解偏了。

 

  文/洛小细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