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渐渐消失的渔汛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0 17:49:24

 文/迟子建

  鱼向来是一种吉祥的象征。所以,杨柳青年画中出现最多的是鱼的形象,它成为贺岁的一种象征。就连它入人梦,按老百姓的民间解梦的说法,也是“发财”的表示,足见人们对他的喜爱。

  童年给我的印象最深的就是渔汛,它几乎年年出现。人们守着江河张网捕鱼,总是收获很大。我幼时就曾把鱼籽当饭来吃。然而到了80年代初期,黑龙江的鱼就有些贫乏了,但是隔个三五年,仍会有一场渔汛降临,让渴盼已久的人们高兴一番。记得1984年有一个周末,我突发奇想从塔河启程去漠河看望姥姥,刚好逢上冬季的渔汛。被打捞上来的鱼看上去格外丰满,一条条地摆在仓房里,给人一种丰收的喜悦。然而进入21世纪以后,随着森林植被的破坏和人们的疯狂捕捞,黑龙江的鱼寥若晨星,少得可怜,渔汛几乎销声匿迹了。那条江仿佛一个已经到了垂暮之年而丧失了生育能力的女人,给人一种干瘪苍老的感觉。居住在河边的人们不由顿生惆怅:鱼群都去哪里了?

  生态环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大约是鱼群消失的一个最直接和重要的原因。

  黑龙江是一条中俄界河。我听当地人讲,别看我们这一岸打不上鱼来了,而属于俄罗斯那一岸的鱼却仍然很繁盛,这使我在惊愕之余顿生悲哀。

  一条江有此岸和彼岸,虽然他们隶属于不同的国度,然而江中的水却是自由流淌的。鱼作为自由的生命,也是任意穿梭的。鱼是充满灵性的,当它们在水底感觉到俄罗斯那岸的树木的倒影在水中更为浓郁,所以它们会不由自主地向那边靠拢。更为重要的是,当它们靠近我们这一岸而无一例外地遭受被屠戮的命运后,它们会觉得我们的岸是危险的岸,而远远离开我们。

  当我们除夕时提着一盏鲜亮的鱼灯,当我们在黯淡的墙壁贴上一张鱼形态的年画时,我们真不希望它仅仅像图腾一样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它们更应该活生生地丰沛地畅游在属于我们的水草丰美的水域中。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