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跳月会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1 16:42:03

文/李晓巧

  近日,阅读史籍,见到了个很奇特的相亲择偶平台:跳月会。顾颉刚先生的《抛彩球》一文中,述及苗族早期的婚礼习俗“跳月会”,“孟春合男、女于野,谓之跳月,男吹芦笙,女振铃为节。奔而不禁,每宿于山谷中。”这是一场典型的带有初民特色的相亲方式, 古人注解十分直白:“跳月者,及春月而跳舞求偶也。”

  “跳月会”每年春天举行,花香月明之夜,幕天席地,轻歌曼舞。“跳月会”也有“亲友团”,即主要亲属“父母群处于平原之上”。至于相亲会的主人公们,“子与子左,女与女右,分列于广隰之下。”“未娶者插白鸡羽跳月;又以五色布为毬,谓之花毬,视所欢者掷之。”

  “跳月会”节目的主持人不是在舞台上,而是在观众席上指挥整个大会的进程,“原上者与之歌而无不歌”,这是对于女性而言,对于男性也是“原上者语以吹而无不吹”——就是说,当主持人一说开始,则,乐声歌声大作,舞之蹈之,好不热闹,“吹且歌,手则翔矣,足则扬矣。睐转、肢回、首旋、神荡矣。”——如此气氛陶然,谁还能不进入状态呢?

  “跳月会”进入高潮阶段时,你看:“有男近女而女去之者,有女近男而男去之者;有数女争近一男而男不知所择者,有数男竞近一女而女不知所避者;有相近复相舍,相舍仍相盼者。”最终结果如何?“妍者负者,媸者负媸者;媸与媸不为人负,不得已而后相负者;媸复见媸,终无所负,涕洟以归,羞愧于得负者。”青年们在两情相悦的前提下自由组合,至于没有组合成功的,只好哭着回家。

  “跳月会”的结局,也许让现代人大爆眼球,“彼负而去矣,渡涧、越溪,选幽而合,解锦带而互系焉。”一旦钟情对方,即选个幽静之地,男欢女爱去了。

  整个“跳月会”,毫无涉及双方的家产身世,相当单纯,而且思想开通,称之为古代版的“裸婚”亦未不可。近读美国人类学家罗维的《初民社会》,书中说在美国蒙大拿州的早期克洛印第安人中,常常于郊宴或其他机会中求欢择偶。是否印第安人也有类似“跳月会”的相亲活动呢?有兴趣的话,值得研究。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