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在巴塞罗那看一场足球赛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3 09:23:17

一万个人会发现一万种巴塞罗那的魅力。这座城市的丰富程度,经常令初来乍到者眼花缭乱,然而就是把所有高迪留下的建筑作品和各种博物馆全部走完,可能都不如在巴塞罗那看一场球赛,更能深入这个城市的灵魂。
外号宇宙队,拥有当世球王梅西和全世界最好的进攻线,踢球很艺术。这些信息都是我的朋友、同时也是资深体育记者的Pony普及后我才知道的,她还向我表达了强烈的嫉妒,因为先我几个月去旅行的她,一场比赛也没赶上,身为巴萨铁粉,她只能绕着空荡荡的球场在心里默默致敬。这从天而降的旅行限定,令我像蒙受好意一样不忍辜负。
我在傍晚坐上地铁前往球场,虽然每节车厢里都有身穿巴萨红蓝标志队服的乘客,脸上的表情写满昂扬和热烈,但他们异常醒目的存在似乎并未引起车厢内其他乘客的过多注视,好像大家早已习惯了有比赛日的状态。
从Collblanc地铁站出来,四面八方的人群渐渐如潮水汇聚向诺坎普,这时我才开始感受到一种比过节还热闹的气氛。一路上还遇到不少从上海广州来的球迷,看他们三五成群兴奋难抑的结伴阵势,我感觉他们是真的来朝圣的,而我则更像是打着看球之名实行田野调查的另类。当我拿着在官网购票的打印纸终于抵达门口,保安却把我拦住了——他示意我背包侧口袋里的保温杯不能带进去,需要搁在门口墙角。是怕大家兴奋起来忘情到砸瓶子吗?虽然心里表示理解,但行前功课中被无数次告诫要物不离身要千万小心的巴塞罗那,这——真的安全吗?面对态度坚决的保安,再看看其他球迷习以为常的镇定模样,我拿出南京人的口头禅宽慰自己:不就是一只水杯嘛,多大事!当我把杯子放去墙角时,那里已经整齐摆放着大小二十多只,这井然有序似也在暗示我,其实看球早已经内化为巴塞罗那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汹涌的人流在进门后渐渐散开,向各自的看台入口走去。诺坎普体育场是整个欧洲大陆最大的体育场,也是世界第二大体育场,自1957年起就启用为巴塞罗那队主场至今。我看到印着梅西临门一脚的巨幅广告牌上用英文写着“历史在此发生”,我看到有志愿者正从一个个箱子里拿出队旗分发给球迷,我看到有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正被家人推着进场,他接过队旗的开怀笑容让我觉得足球是治愈一切苦痛的良药……比赛还没开始,我却有种被感动的心情,这是买票前完全没有想到的。
或许年头够久,诺坎普球场比我想象的更破旧,而爬上看台的楼梯也比我预想中更高更陡,几乎差不多在爬了十几层楼后,我终于找到了座位。那天是赛季最后一场,巴萨主场对阵已经无欲无求的联赛最后一名埃瓦尔队。这种胜负毫无悬念的比赛通常就是随便踢踢吧,我又错了,事实上当天绿茵场上激烈程度堪比情节入胜的小说,连我这个门外汉都看的津津有味。我想起了巴萨俱乐部主帅说过的话:要让比赛有娱乐性,保持控球,腾出空间,要踢出有吸引力的足球。
比赛结束,嘹亮的巴萨之歌再次回荡,在沸腾和欢呼中,我已经记不得这是当天第几次唱响了。诺坎普的经历让我明白,其实一场足球赛带来的震撼全部来自内心,在这里看球更像是一种精神寄托,不仅能感受到巴塞罗那人对于自己球队的热爱,还能够从这份热爱中看出他们对加泰罗尼亚独立精神的自信。
那天看完球赛出来天已经黑了,道路没有特别戒严,门口也没有警卫,一切如常有序。哦对了,我的水杯也依然还在墙角,没有丢。

 

关于作者

图片

周璇 出版社编辑,热爱探索陌生之地。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