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同学会遇上梅雨天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2 14:34:20

   六月天孩儿面,说翻就翻。可大伙儿热议同学会时,正是烟花三月。聚兴正浓,谁有心思前瞻后顾,占卜天相!辉班长一锤定音:六月底,长江边,不见不散。

  转眼六月底就到跟前了。顺道来凑热闹的,还有江南的梅雨季。 “夏季请到江苏来看海”,“别来!龙王爷和白娘子正在斗法”,“晒美食晒美貌,有本事你来我大江苏晒被子”……朋友圈里,关于梅雨天的神帖,和江苏的气候一样,天雷滚滚来势汹汹。那么同学会,改不改期?这是个问题。改?老师邀请了,酒店订好了,私人定制的宜兴紫砂壶也到货了。关键的,大伙儿眼巴巴盼了仨月,突然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谁的心脏够功率?某同学就直接表示:如果改期,生无可恋!

  可不改,各种不可抗力——航班准不准?高铁停不停?能不能按计划走走金山焦山,逛逛西津古渡?还有,到了母校,能不能参观二食堂、三食堂,重温念念不忘的鸭血粉丝、芙蓉鸡汤?

  纠结的同学们,在群里七嘴八舌。“人生还有几个20年?” “我已经初老了!再不聚,但愿还能记得我们是同学!”“哪怕下的是冰雹呢!我反正风雨无阻!没谁比我距离更远吧?”“早就预约的一个手术,无巧不巧被安排在聚会前一天,术后腿脚不便。如果我打退堂鼓,会被鄙视吗?别做梦!我才不会给你们鄙视的机会!”“要命!我的工厂被水淹了!机器还好说,万一人身安全……不过,我还是选择同学聚会!”好吧,结论越来越清晰:GO!GO!GO!一事能狂便少年!

  没想到,龙王爷更狂。聚会的正日子,风大雨大,西津渡积水,母校也积水,漫步江边柳林、重温食堂伙食的计划统统泡汤!可这有什么关系呢?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透过水汽氤氲的车窗,远观了一下母校的梧桐路、五棵松,同学们就退回酒店。索性在汕头丰同学自沏的功夫茶里,插科打诨追古抚今——

  “你上学时就聪明,现在越发明显了……我说,你的头发呢?”   “你太太肯定贤惠,厨艺也了得……看你富态的!”   “原来班里这么多女神!你们当初是没长开,还是……讲真,敢不敢素颜出镜?”   “我做马大嫂(买汏烧)好多年,衣服穿到加加大!为这次聚会,含泪吃了几个月黄瓜……” “其实,我最想见的人,不是班里的女神,而是你!记得吗?咱俩曾一言不合,约架东山操场。我这身板,哪里打得过你!硬着头皮去赴约,好在你没来!感谢当初不揍之恩!”大伙儿天一句地一句,横亘在我们之间的20年光阴,溃不成军。横行在窗外的大风大雨,也溃不成军。

  江湖儿女江湖老。心在,情在,何处不是艳阳天哇。

文/缘起桃花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