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史说 | 1937年前的北京谍战风云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3 13:38:48
图片
《邪不压正》剧照
 
 
姜文导演的新片《邪不压正》于今日上映。在之前的媒体宣传中,1937年前的北京被塑造成了一个“国际谍都”,“华洋混杂,山头林立”。那么,在历史上,北京当时的政局如何?1937年之前又发生了哪些谍战呢?
 
本期“史说”邀请到民国史专家、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研究馆员王晓华先生,请他来为我们解读1937年前的北京谍战。
 
本报记者 臧磊
 
 
 
几方势力的争斗错综复杂
 
作为民国史专家,王晓华对1937年前后的北京政局和谍战故事颇为熟悉。不久前,作为顾问和专家,他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纪录片《审判大汉奸》的录制。
 
“错综复杂。”王晓华用这四个字来形容上世纪30年代的北京政局。
 
“九一八”事变后,次年3月军委会北平分会成立,张学良是委员长。1933年3月,热河被日军占领,张学良辞职,北平分会委员长由何应钦代理,在北平中南海办公。
 
1933年5月,长城会战,中方失利。日军占领冀东密云、平谷、昌平等地。长城沿线失守,平津岌岌可危。
 
之后中方被迫与日军签订《塘沽停战协定》和“何梅协定”。日军的目的是让国民党中央的机构、党部和军队、宪兵三团和蓝衣社(军统)统统撤出华北地区。
 
但北平时处抗日前线,中央军撤出,就必然形成了一个偌大的防守真空。这是中央政府不可能允许的。宋哲元便率领地方部队29军填补了这个真空地带。中方在撤销军分会后,又成立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就由宋哲元担任。
 
如此一来,华北五省就不再有中央军的身影,蒋介石几乎失去了对华北五省的控制。
 
而华北五省的非嫡系部队,一面要面临着抗日的压力,一面又和中央政府有着种种矛盾。
 
而对日本人而言,此时,伪满洲国已然成立,东北已经成了日军的一个基地,眼下他们想做的,就是将华北五省拿下,作为日后攻击苏联的大后方。此时的日本,视苏联为最大敌人。它已经和德国私下协商好了,在合适的时机,由德国自北向南,日军自南向北,两国协力夹击苏联。
 
可是,华北五省怎么拿下?出于兵力的考量,以及国际舆论的影响,日军无法公开占领。
 
1933年,有“东方劳伦斯”之称的土肥原贤二试图在华北找到代理人,成立“华北国”。如此一来,就可以事实占有华北五省。
 
土肥原贤二是个中国通,混迹中国多年,在中国人的人堆里已经很难将他分辨出来。他会方言,在东北说东北话,到平津一带则说唐山话。由他出面找寻代理人,再好不过。
 
日本人要成立一个亲日的伪政府,宋哲元他们又被之前协定中的不准有抗日行为所禁锢,那么,如何破坏日本人的扶持计划,最好的办法就是依靠特工出手,刺杀日本人的代理人,除掉汉奸。
 
这就是中日双方的谍战。
 
至于此前有些媒体宣传的北平是“国际谍都”,王晓华认为这过于夸大了。他解释说,1901年9月,清政府与列强签订了《辛丑条约》,外国军队可以驻扎于北京和从北京到山海关沿线的12个战略要地。北平当时不光有日军驻屯军,还有美英等国的驻屯军。但英美间谍在北平的活动,见诸史端的很少。在北平,以日谍为多。这和“国际谍都”的说法并不相称。
 
图片
戴笠
 
六国饭店刺奸案
 
1933年,土肥原贤二先后谋划了几个方案,想请一位够分量的中国军政界大佬出山,组建“华北国”。
 
当时,曹锟、孙传芳都下野,寓居天津。但他们都不愿当汉奸。土肥原只好退而求其次,被迫找寻二线人物。他看到了曾任湖南督军的张敬尧。
 
张敬尧资历不深,但颇能说大话,素来以“贪婪治湘”著称。在“驱张运动”中,毛泽东及学生队伍北上时,在武汉的车站货棚里,发现了45袋罂粟种子正在等待运往长沙。袋子上写的地址、姓名都是张敬尧。
 
张敬尧和土肥原接触的时候,表示能策反宋哲元。而这正中土肥原下怀。土肥原给了他30万大洋,作为筹备“华北国”的前期经费。
 
这件事被何应钦探知了。他迅速将此事通报了戴笠。此前,戴笠等人组织了一个以军人为主体的复兴社,1932年又在复兴社内设核心组织力行社,设有一个专门进行谍报活动的特务处,它是军统局的最前身。戴笠为特务处处长。
 
戴笠听闻后,便将陈恭澍调到了北平主理此事。
 
陈恭澍1907年生,黄埔五期生,后进入南京中央军校特别研究班学习,毕业后加入了力行社。陈恭澍到北平后,任职特务处北平站站长。
 
王晓华说,当时特务处北平站非常简陋。戴笠给的经费很少,连枪都没发,更别提电讯系统了。陈恭澍只能租住小房子。在和南京本部进行联络时,也只有借用中统的电讯系统。
 
当时的北平情报机构还归天津管理。天津站站长为王天木,大陈十多岁。王天木是国民党资深特务,曾在东北军、西北军中任职,认识戴笠后,就改行做情报工作。他和戴笠关系很好,两人差点成为亲家。
 
陈恭澍到北平的时候,连吃西餐都不会。这对一个情报人员来说,是不合格的。王天木便手把手教他怎样“混社会”。
 
郑介民是戴笠派往华北的特派员,统管北平与天津站。他让两站合作,协力刺杀张敬尧。这时,有一位军校生白世维也主动加入进来。
 
陈恭澍他们打探到张敬尧住在东交民巷的六国饭店。戴笠也送来了枪,同时勉励陈恭澍他们要打好除奸第一仗。
 
5月初,王天木扮作富商模样,带着一个妓女入住六国饭店,但摸查几天,仍然没有线索。到了第3天,王天木下楼与一个人不期而遇。他记起此人正是张敬尧参谋长。这样,王天木心里就有底了。张敬尧肯定住六国饭店。
 
也巧,到了第4天,王天木遇见了一个熟人。这人是个裁缝,正要去给张敬尧做两件制服。王天木一套话,知道张敬尧住3楼。
 
次日,王天木安排妥当,便带着白世维去3楼。他告诉白世雄,张敬尧下巴上有个痦子,上面还有一撮毛。见到了就开枪。结果还没到3楼,就瞥见从2楼浴室出来一个人,正是张敬尧。原来,张敬尧在3楼包了3间房,又觉得人多行动不便,便在2楼也包了个房。
 
王天木给白世维一个暗号,自己先下了楼。白世维蹿到2楼,认准了那颗痦子,果真就开了枪。然后也迅即下楼,和王天木一同钻进早在门外等候的轿车中。
 
六国饭店相邻的是日本兵营,再过去是美国兵营。他们也担心日本人前来拦截,所以汽车跑得飞快。等他们车飞驰而过,日本兵营还没反应过来。
 
到了第二天,报上已经报出了这个消息,说是商人常石古被杀。常石古是张敬尧化名。
 
还有报纸说张敬尧此时已被日寇收买,委任为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既然称第二,则必有第一集团军司令,或许还会有第三集团军司令,深望抗日锄奸团再接再厉,一一手刃之,以作一网打尽之计。这样,则所谓华北伪国之诡谋,断乎不能实现。岂不更大快人心哉!”
 
刺张,前后不到五分钟,就让日寇的阴谋破产了。
 
北平刺张案例,作为经典案例,写进了军统暗杀课的教材之中。
 
图片
张敬尧
 
两次失败的刺杀
 
在民国时期的大小军阀中,石友三最为反复多变。他原是西北军后五虎上将之一。但一会投蒋介石,一会投冯玉祥,一会投阎锡山。到了1929年汪精卫反蒋的时候,石友三又听信汪精卫的说辞,在浦口驻兵的他要杀向南京城。此时南京城防务空虚。如果真杀过来,南京城就被他拿下了。幸好,城内中央军校的学生化装成正规军,不停地在大街上运动,给人造成重兵坚守南京城的印象。石友三被吓跑了,归顺了山东韩复榘,接着又投奔张学良。
 
1930年夏天,张学良在北平住院,石友三找人算命,算出自己能当王,便又举起大旗反张。这次,蒋介石派出河南的第二军,华北的五十一军,打垮了石友三。
 
这样,石友三便躲去天津日本租界。
 
1933年,关东军副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土肥原等,将石友三列入“华北新政权”名单之中。土肥原找到石友三,双方一拍即合。
 
石友三当时带着5个侍卫副官和3个佣人住在天津日租界内一个四合院中。日本人加派了2个宪兵。
 
陈恭澍等人摸清了石友三的住处。但打进去估计困难。想办法将其拉出来?石友三生性多疑,去什么地方从来不事先通知。无奈之下,陈恭澍他们便想到了花钱收买人的方法。
 
陈恭澍先后收买了石友三两个侍从副官先鸿霞和史大川。但他们进入内宅的机会很少。这两位副官后来收买了石友三的一个储姓大厨,并给他备好了毒药。
 
石友三家吃饭都是流水席,所以石友三具体什么时候吃饭,这个规律不好掌握。有一天,石友三是最后吃的,要吃火锅。机会来了。但储大厨下毒后,非常紧张,面色都变了,上汤锅的时候,汤汁都撒了出来。石友三十分机警。事情便败露了。
 
要到1940年,石友三才被不愿做汉奸的部下高树勋,活埋于黄河岸边。这是后话了。
 
军统在30年代还刺杀过殷汝耕。
 
殷汝耕是浙江人,在日本留学期间,得到日本政要的资助。北伐期间,他回国,跟着蒋介石做翻译。
 
1928年年底,蒋介石邀请日本政坛大佬床次竹二郎访华。床次竹二郎与首相田中不睦,想取而代之。他与蒋介石达成秘密协议,回国后就弹劾田中。等他成为下一届日本政府首脑时,再来与蒋商议中日问题。
 
两人密谈,正是由殷汝耕全程担任翻译的。很快,田中义一就知道了此事。床次回国后,田中义一告知他:要么就将密谈记录公布出来,你成为日奸;要么不要再有任何动作,全力支持田中内阁。床次无奈,只好支持田中内阁。
 
1929年,梅屋庄吉送孙中山的铜像到南京来(该铜像现在中山陵),与蒋谈起此事,蒋介石才知道身边藏着一个日本间谍。他本着不与日人反目的信条,将殷汝耕赶走了。1933年,北平政务委员会成立后,蒋介石又将其调入该委员会。
 
1935年殷汝耕任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冀密行政专区(下辖22个县)行政专员。同年11月,殷汝耕在土肥原等日本间谍策反下,分裂祖国,在通县成立了“冀东防共委员会”,不久改为“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继“满洲国“之后,率先在华北成立傀儡政府。
 
在伪政府成立的次日,日方公开声明,若中方对此有任何不利于亲日“政府”的动作,日军也必将有所行动。
 
殷汝耕成立的这个伪政府,对中国伤害是非常大的。按条约,日本人是不能在华北修建飞机场的。但通过这个伪政府,日本人不光将战时物资包括大量白银运往日本,还在华北买了地,造了飞机场。日本修建的飞机场表面上是商业的,实际都可以军用,七七事变后,日军能很快控制平津,这些机场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蒋介石授意下,戴笠命令北平站陈恭澍等一个重要人物,刺杀大汉奸殷汝耕。
 
这个重要人物是“刘小姐”。戴笠对陈恭澍说刘小姐是殷汝耕的学生,可以接近殷汝耕。果真,刘小姐轻松进入殷府。但不久便事情泄露被捕了。
 
原来,刘小姐在殷府内策反了一名副官。但该副官在被催逼下手之时,害怕之下向殷汝耕告发了此事。刘小姐被送入北平日本宪兵队看押。后来在内线的帮助下逃脱了出来。
 
今年5月,王晓华参与央视纪录片《审判大汉奸》的制作,节目播出后,有观众发信息给他,说他的姑姑向影心也参与了刺杀殷汝耕的行动。王晓华说,整个刺杀殷汝耕的行动,只有一名女性。“刘小姐”正是向影心。后来,由戴笠作伐,向影心嫁给了毛人凤。
 
刺殷事件之后两年,七七事变发生了。北平沦陷。特务处与日寇的对决还将继续,又有刺杀王克敏等事件发生。这都是后话了。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