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世界上还有比列支敦士登更好的国家吗?”一个关押的囚犯说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6 17:51:47

文/侯 萍

  瓦杜兹,这个陌生的地名是列支敦士登的首都。有一天,瑞士人告诉我们,周末可以去那里看看。于是,我和杜杜就去了。其实,我们算是违纪——当时的外事纪律规定,四人或四人以上才能出行。但是要去那个连名字都念不顺口的小国家,约齐四人真的很难。杜杜爱好集邮,所以比较容易成为“私奔”的同谋。

  我们一大早就悄悄溜到火车站买票,售票员问我们是否要订旅馆。我们说不用,当天往返。她打印出一张火车时刻表,用标记笔圈出了中途换车的时间和站台,并叮咛说,在瓦杜兹下车后,站台上就有开往市中心的公共汽车。如此贴心的服务,让我们心头如沐春风。

  一辆红白相间的漂亮大巴,果然等候在站台上!到达一个陌生地方,有人接站是一种多么令人心安的幸福。这辆大巴在我们眼中,俨然就是前来迎接我们的公使先生啊。我们坐进大巴,不到十分钟便到了市中心。嗨,就是驱车环绕该国的国境线跑一圈,约莫半小时也够了。这个袖珍小国的面积,只有北京的百分之一。

  六月是欧洲最美的季节,阿尔卑斯山地的莱茵河谷开满了鲜花。我们漫步在洒满阳光的街头,看到一幢白房子的墙壁上钉着一个铜牌,写着瓦杜兹人口是4995人。这么少的人,没有军队,看不到警察,连公交车都是瑞士顺捎的!

  我们直奔主题,首先去了邮票博物馆。列支敦士登是名副其实的小国,却也是举世闻名的邮票输出大国。这些邮票,图案漂亮,质地精良,题材丰富。能把邮票做成一个国家的主要产业,也非列支敦士登莫属了。

  市中心有个醒目的公共厕所。我进去,杜杜在外面等我。我出来之后,轻声对他说道:“你最好还是进去一下吧!”杜杜是工程师,对新奇的、先进的事物有着职业性的敏感与兴趣。杜杜访问了瓦杜兹的公厕之后,出来时果然两眼放光。原来,人们在使用过坐便器起身之后,椭圆形马桶圈会自动变成圆形,冲洗消毒之后重新恢复为椭圆形。很先进的玩意儿。我们对这个现代化抽水马桶的印象,甚至比古老的瓦杜兹城堡更加深刻难忘。

  列支敦士登的政府大楼同样让人难忘。这是一幢不起眼的米黄色三层楼建筑,楼上是首相府,楼下是法院,地下室是临时关押轻罪犯人的监狱。政府大楼没有门卫,由最后一个下班离开的人锁门。有一则趣闻说的是,有一天副首相加班至晚,发现大门已锁。他拍门求助,这时一个在地下室短期服刑的犯人,提着一串钥匙,为副首相开了门。原来,钥匙是有人临时委托囚犯保管的。副首相问,“那你怎么不逃走呢?”囚犯答:“我们国家这么小,我能跑到哪儿去?”“你可以跑到外国啊。”副首相开玩笑说。囚犯两手一摊说:“可是,世界上还有比列支敦士登更好的国家吗?”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