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等到香橼甜美时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6 18:05:03

 东篱

  从未听说,香橼是甘甜可口的。儿时偶然尝过一回,那股子酸、苦、涩、辛混杂在一起的难以接受的滋味,一搭上舌头,马上吐了出来。但是不行,那涩酸与苦辛,哪能轻易吐掉?足足有几个小时,它们都在我的口腔里作怪,从此敬它千万里。

  也就明白,这世上并非所有的果树都为满足口舌之欲才种的,譬如木瓜,譬如佛手,譬如香橼。它们作案头清供,观赏,雅玩,闻香,为凡俗人生添一股逸趣,在烟火生活中寻一份诗情。

  在我们这座小城,也有香橼树,比较罕见,像是不露声色的隐者,平心静气地生活着,且年年挂果。然后,它便黄澄澄地呈现在我面前——那是姑妈带过来的,说是一位侍弄花草的朋友自家养的。

  于是,我的案前就有了这一盆清供,洁白的瓷盘里装着,如两位盛装的丽人,默无声息地伴我日升月落,朝朝暮暮。便是午夜梦回,月光下,仍能嗅到它们的诱人芬芳。只是秋尽,冬走,寒雨来,冰霜起,原本饱满亮丽的果实一天天收缩,失去光泽,消散芬芳。过年时,我没舍得扔,想它们到底与我一起熬过那些日子,也算是相濡以沫了。

  前两天,收拾书桌,想想天底下无论人与物,哪有不散之理?便从案前取下,手一捏,嘿,竟绵软如絮,凑到鼻前,还微微的有些清香。恰巧我家小女看到了,问,能吃么?我心里一动,马上切开,尝一尝,呵,清甜,微酸,汁液仍然饱满,味道甚是不错。料不到两只香橼,经历了时光催熟之后,转眼间竟在一个初春的午后,让我们大快朵颐,吃出一脸的阳光灿烂。

  谁信?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在日月流转,尘埃落定,就要弃之而去时,香橼体内的那些苦、辛、酸还有涩,那些难以下咽的滋味,都去哪儿了?都被岁月消融了,悄悄窖藏了,点点滴滴地糖化了,最后皮也软了,瓤也甘了,在盛年的华泽与青春的浓香渐渐飘散的同时,两颗香橼彻头彻尾地成了甜美清醇的水果。

  有时候,有些人,有些事,不也需要时光的打磨与洗刷么?体验得多了,经历丰富了,心里的那些苦闷、酸涩、强硬甚至乖戾,全都成了温顺柔滑的甜与美。只是,那养眼的华丽光泽与诱人清芬,差不多也已消散殆尽了。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