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相信爱情比爱情本身更美好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16 18:16:54

 丫头向我推荐徐佳莹的《身骑白马》,说好听,好暖。

  “我爱谁,跨不过,从来也不觉得错。自以为抓着痛,就能往回忆里躲……而你却靠近了,逼我们视线交错,原地不动或向前走,突然在意这分钟。”耳机里回荡的歌词,忽然让我有种酥骨般的沉溺。一个倔强女孩,希望得到又恐惧失去,不知是对是错,不知是进是退,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爱留给自己心痛到窒息的挫败。而最好听的部分当属徐佳莹用闽南语唱的这几句:“我身骑白马,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回中原。放下西凉,无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至此,我才知道,原来徐佳莹巧借了薛平贵与王宝钏的爱情故事,才激情创作了这个充满爱的勇敢与力量的音乐。

  也许热恋中的女孩都会如歌曲中所唱,“满身伤痕累累也来不及痛,那是指引我走向你的清楚感受。不管危不危险,都要放下一切跟你走,只要一起承担,只要你不放手”。这样勇敢的爱,有种拼却一身热情的不管不顾,有种用力前行不留后路的决绝。我听后,却有种隐隐的心痛和担忧。“情深不寿”,用力爱,有可能只会让自己遍体鳞伤。我却不能跟十八岁的丫头说,更不敢跟丫头说的是薛平贵与王宝钏故事的悲催性。

  身骑白马的未必是王子,那是已经娶了西凉公主做了西凉王的薛平贵。在他得到原配夫人王宝钏的血书后,在他得知自己发妻——相府三小姐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后,他决定“身骑白马过三关”回到中原,因为他不想背负一个始乱终弃的罪名。来到王宝钏寄居的寒窑,薛平贵没有亮明身份,只说自己是薛平贵的朋友,说薛平贵在外面如何吃喝嫖赌,说薛平贵欠他很多钱,所以将王宝钏抵给他。几句话就让还死撑着的王宝钏心急如焚,几欲去死。薛平贵还不放过王宝钏,便开始百般调戏她,说跟他会让她享尽荣华富贵。王宝钏含羞悲愤,拿刀想要自杀。直至此,薛平贵才亮明身份,并顺带告知自己已经娶了西凉公主一事。王宝钏自然伤心不已,但也无可奈何。

  也许,这是一个中国百姓最喜欢的大团圆结局。可爱情中又如何掺杂第三者?西凉公主自不会下放为妾,于是编故事的好事者只能继续委屈王宝钏,在王宝钏做了18天的王后之后,让她一命呜呼,香殒人世。最终,成就了薛平贵有情有义的声名,也成全了薛平贵与西凉公主的婚姻。这是爱情的佳话,还是爱情的悲剧呢?

  丫头正青春,对于爱情有很多绮丽的想象。于是,我不讲歌曲背后的渣渣故事,我们只听歌,因为相信爱情比爱情本身更美好。

  文/陈凤兰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