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乘一艘慢船去塘栖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0 09:25:28

在介绍留下河上的几座古桥时,我突然想到了杭州两座闻名遐迩的古桥,都是在运河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到杭州看运河南端,不看这两座桥实在是要算没到过的。留下河上被叫做大桥的忠义桥实际上不到20米长,但这两座桥的确可称为古代的大桥。 

拱宸桥就在杭州的市区,是杭城古桥中最高最长的石拱桥,始建于明崇祯四年,当时举人祝华封,募集资金造桥。清朝顺治八年,桥坍塌。康熙五十三年后同样也是用募集资金历时四年建成现在的这座拱宸桥。该桥长98米,高16米。拱宸的意思很有趣,来自《论语》:“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意思是说老百姓拥戴实行德政的统治者。  

拱宸桥的周边之前是杭州的棚户区,之后是杭州的工业区,现在是杭州发展中的城北核心区。我有时候在那周边吃饭,吃完出来站在拱宸桥上,头顶明月依旧,看着运河水静静流淌,会有恍惚之感,百年如一日,今夕何夕!  

但如果说到桥梁的历史,远一点的广济桥可能更为著名,它在运河塘栖那一段,再过去就将抵太湖流域了。广济桥又名通济桥,远眺如长虹卧波,是运河上仅存的一座七孔石拱桥,全长78.7米,宽6.12米。据说在北宋以前,塘栖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打渔村。直到元末张士诚起义,建立了一个小政权以后,为了运粮,拓宽了官塘运河,人们沿塘而栖,小镇才初现雏形。 

图片

图片

广济桥的日与夜

到了明代弘治年间,广济桥的构筑,使运河两岸连成一片,一个集镇才逐渐形成,桥是一种沟通和一条路。从历史上去看,塘栖原称唐栖,并有着众多的别称,如栖水、栖溪、溪西、武店、武水等名,现在叫做塘栖,可能是来自于“负塘而栖”一说。  

塘栖的水塘是真的多,我6岁时在塘栖的亲戚家住过半年,对此深有体会。小我3岁的妹妹有一次被大人带出去玩,一不小心就踏空进了水塘,好在边上的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头发揪了上来。时移世易,现在的塘栖能够看见的水塘已经不多了,尽管塘栖还是典型的江南水乡,相比于其他一些水乡,其实它更有看头,除了广济桥外,尚有乾隆御碑、超山等在时间的浮沉中留下的细节。  

我小的时候去塘栖是坐船,通常是天还没亮,也就是凌晨5点左右,被父母叫醒后瞌充懵懂地往武林门或者卖鱼桥的码头赶,夏天还好,冬天风之凛冽让人直想缩回到床上,但塘栖依然有着诱惑:它是我孩提时的远方。记忆中船在运河上要航行两个多小时,过拱宸桥时天通常还是黑的,桥洞无形的压迫似乎加深了水面的黑。再远一点的时候,天渐渐亮了,河道也变得开阔起来,两岸有在生长着的作物或收割后的田野,疏朗的树从我们的视野中一掠而过,偶尔有野鸭或者鹭鸟飞起……  

后来,这航船就没有了。现在去塘栖,汽车从杭州过去40多分钟,方便得很,且不受时间的限制,但去得多了,莫名怀念起当初水道上那种慢悠悠的场景来,有鸟鸣,有嗑瓜子的声音,有嘈杂的乡音俚语,然后,远远的望见那座桥,我们并不过桥,望见的时候,船靠边停下,塘栖已经到了。  

有一回参加个活动,安排了从武林门坐船去塘栖打个来回,我以为是旧梦重温,但那天很快就觉得旅途的冗长了,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叶公。

关于作者

图片

李郁葱 1971年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此一时彼一时》《浮世绘》等多部,散文集《盛夏的低语》即出。现居杭州。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