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故事里的我们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6 16:36:56

     我是应届本科毕业生,2013年6月22日的那一天,我们离校。到现在我还记得赶火车时早晨的太阳。就在跨出校门的时候,我用短信对她说:“故事里的我要先故事里的你离开这个地方了,当我的脚跨出校门时,给你发了这个。路上好好的。”她没有回复我。

     仿佛她算好了时间,直到在火车开动的那一刻,我收到了短信。我才知道,她那天又一次拎不动箱子,而我只能在开动的火车上发短信对她说:“火车开了,我下不去。你那体格,有你累的了。回家养胖点吧,好有力气。”她没有回复我。

     好久,我又说:“对你,有许多心里的话,但我想,你或许已经知道了。”她没有回复我。

     在火车上,我想了许多“梦”,梦想着我对她说过的,有一天去姜堰,娶她做老婆,赡养她的父母,为了她开始吃辣椒、吃冰棒,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她还是没有回复我。

     下了火车,我哭了,但我仍玩笑地说:“我下火车了。你到家告诉我……天气还不错,那我们就为咱俩的社会主义建设各自奋斗了。”她仍是没有回复我……

     这便是我和她的故事,我从未对她表白过,可我们一起看过大江远处的渡船;我从未和她牵过手,但我陪她买过军绿色的衣服;可能这辈子不再见的时候,我们都未见到彼此的眼泪。

     当她的好朋友为了爱情,已经离开故乡盐城,远嫁云南,哭着离开的时候,我们一起买了个“坐在椅子上的老夫妻”送给了那个好朋友。我和她说好了“老夫妻”是一对,钱也要对半的付。“老夫妻”是我去买的。

     离开学校的前一天晚上,月亮已经很高了,我想找她出来,因为我想送她件挂件做纪念。但她说:“你有什么话要说么?”我能听出她的语气,仿佛是没必要说了的意思。但我还是叫她出来,她出来了,理由是我们说好的“老夫妻”的钱要平均付。她问了价钱,我随意说了“三十二块”。

     她给了。在接下钱那一刻,我说:“送你个挂件,这三十二块就当是你买下这挂件的钱。挂件,你收下,咱们说明了,不是我送的,是你买的。”

     她笑着收下了,我和她就没有再说什么话,各自走了。我把三十二块钱放在口袋里,对着月亮轻轻地哭着说:“你眼下的这个地方有我们太多的梦了,有些梦,我们已无法实现,只能让它们沉睡在这个地方了。因为无法实现,所以带不走,就只能狠心地丢下它们了。可是,月亮,我有一天会把这三十二块钱还给她的。我会的。”作者   张遥砧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