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面对面丨吴光辉:我期待第一个乘坐C919大型客机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6 20:02:20

扬子晚报·面对面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采访吴光辉

40年前入学南航时,湖北籍大学生吴光辉畅想过将来:“学飞机设计,将来可以做总设计师。”如今,他不仅是新时期我国第一款自主研发的大型客机C919的总设计师,也是我国民用飞机设计领域的第一个院士。接受扬子晚报记者采访时,吴光辉透露,继去年首飞成功后,最近,两架C919飞机已经在西安阎良和山东东营同步展开试飞。坐上中国大飞机出行的日子,离我们又近了一大步。

"当时想着,学飞机设计,将来可能做总设计师,于是就报了飞机设计专业。"

 图片

约访吴光辉的等待颇为漫长,院士的档期满得超过一线明星。但能够让他腾出时间的极少例外,就是他的母校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在南航承办的“2017工信创新创业奖学金”颁奖典礼上,记者终于见到了吴光辉院士。

准确的说,记者在面访吴光辉之前,见到的是一个大型创业展示现场。颁奖典礼开始前,主办方安排了一个室外巡展的环节。包括南航在内的众多高校,纷纷拿出了自己最得意的创新创业项目进行现场展示。吴光辉一踏进巡展场地,便立刻吸引了到场师生的目光。白衬衫,黑西裤,将近一米八的魁梧身材,吴光辉站在人群里颇为显眼。

年轻的大学生走上前向院士求合影,吴光辉满脸和蔼,一一答应配合。在南航学生心里,吴光辉是他们最敬仰的科研明星之一。“我在学校外宣当过学生记者,写过的很多报道里都有校友吴光辉院士的名字。但这么近距离的和院士合影还是第一次。”南航95后学生何彩俪一脸兴奋,“这是我合影过的最大的佬!”

一张照片定格的,不是“科研追星族”和“院士”,而是同为南航人的“学长”和“学弟学妹”。吴光辉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入南航的大学生。回忆起自己在母校的求学生活,他满是感慨,“那个时候都是先录取后选专业, 当时南航的专业都是保密的, 专业介绍很少, 我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怎么去选择。我个人比较爱好电子, 后来一看专业很多, 有飞机设计、电子电气、雷达、发动机等。当时想着,学飞机设计,将来可能做总设计师, 于是就报了飞机设计专业。”

入学后,南航给包括吴光辉在内的77级学生配备了很强的师资力量。“很多五六十岁的老教授给我们上课,我们学的也快。”吴光辉对学校的实践指导课程印象深刻。“我们的课程中,除了数学、力学、物理学等基础课程之外,学校还给我们结合实际安排课程。比如说学结构设计,我们就在飞机上面学;学空气动力设计,我们就在风洞里面学,还可以参加实验。这是非常切合实际的教学方式,我们到单位以后很快就能发挥作用。”

当年这段求学经历对吴光辉的影响是巨大的,他也时刻想念着当年一起同窗的老朋友们。今年4月中旬,南航举办了1977级校友入学40周年聚会,吴光辉虽然遗憾的没能赶到现场,但他专程录制了视频,与当年老友远程重聚。

"每一个环节都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一定要稳扎稳打。"

图片

1982年从南航毕业后,吴光辉被分到了航空工业部603所担任技术员。此后,他又在战斗机设计、ARJ21新支线喷气客机的设计中勇挑重担,为之后设计大型客机C919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2008年5月,中国商飞公司挂牌成立,吴光辉调任新岗位,担任起中国商飞副总经理和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这一次的C919研发启动,引起了国内外高度关注。记者了解到,大型客机也被称作“工业皇冠上的明珠”。研制C919无疑会是新时期我国航空工业崛起和创新驱动的“火车头”。但研制一款大飞机,门槛高、风险大,需要一个漫长甚至曲折的过程,对于我国航空工业是个巨大的挑战。我国的大飞机研发基础并不雄厚,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国曾经做过大飞机的相关研发,此后,国产大飞机的研发便遭遇了项目的停止、人才的断代,技术上也没能及时跟进。

但这一次的大飞机研发,举国上下、行业内外都显示出了斩钉截铁的决心。吴光辉透露,大飞机设计团队有一个“711”工作模式。“‘711’是指一个星期工作7天,每天工作11小时。另外,设计团队还有一个‘724’,即在关键工作上7天24小时运转,工作人员进行倒班。”包括吴光辉自己,也不记得有多少个节假日奔波在去往各个科研院所的路上。“每一个环节都不允许出现任何问题,一定要实事求是、稳扎稳打。”

在多次与国外合作交流中,吴光辉和团队承受着从未有过的压力。国内基础的薄弱和先进的国际安全标准、激烈的市场竞争门槛之间的反差更加明显和突出,每前进一步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我们设计C919,从总体气动设计到系统集成,从新技术到新材料,每一个方面、每一步既要考虑对适航规章的符合性,又要追求更高的飞机先进性与竞争力,同时还要考虑到我们现有的条件和可行性,很多时候像在钢丝上跳舞,考验的是耐心和众多要素之间的良性平衡。”

C919设计团队一时间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科研力量。他们来自南航、北航、西工大等高校,组成大型客机联合工程队,开展大型客机联合论证工作和关键技术攻关,一场“大飞机举国攻坚战”就此展开。

经过十年的艰苦攻坚,吴光辉带领技术团队一一突破了超临界机翼设计等大型客机总体设计技术,大型客机控制律等关键技术,复合材料等新材料技术等一系列制约我国大型客机研制的核心技术与关键技术,不断填补我国民用飞机和航空工业技术空白。

2017年5月5日14时,上海浦东机场,一架蓝绿涂装、尾翼上标有“C919”字样的飞机从第四跑道启动、滑行、加速、一飞冲天。飞机平稳降落后,吴光辉与飞行员紧紧拥抱,成了首飞当日最动人的画面。

图片

C919首飞成功,开创了中国民用航空工业新时代,蓝天上终于有了一款属于中国的完全按照世界先进标准研制的大型客机。“起飞那一瞬,我才觉得有点累。”吴光辉回忆,首飞的前一个晚上,自己是失眠的。“凌晨1时多才睡着,第二天早上6时我就起床,前往现场看飞行员登机。”直到C919平稳降落、得到首飞“满分”后,他才放松下来,与飞行员紧紧拥抱在一起。

今年58岁的吴光辉,虽然为大飞机熬白了头发,但心态上依然年轻青春。C919的首飞,还实现了一个全球创新,首飞过程中将飞机驾驶舱的画面通过直播实时公开,这一举措在国际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吴光辉为了能更全面地从飞行员角度体验飞机细节,主动去考飞行执照的故事,已经成为了流传甚广的佳话。“要想设计好飞机,必须深入了解与飞机有关的法规、机场、气象、航路等各方面情况,所以设计师应该学会开飞机。”带着这样的理念,吴光辉从2013年开始挤出时间去湖北襄阳,与一群小伙子一起学飞行执照。早上七点背个包,和年轻人一起站队,这段学习历程,成了吴光辉很温馨的回忆。57岁时,吴光辉如愿以偿,成功拿到了商用飞机的飞行执照。

“我们起步的时候,非常缺乏技术人员,但通过这些年的培养,一大批青年人才涌现了出来。”10年的研发历程,优秀年轻人才的涌现让吴光辉最是惊喜,据悉,目前商飞35岁以下年轻人占员工的比例高达76%,一个年轻的、有经验的大飞机研发团队已经形成。“首飞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证明我们具备大飞机设计能力、制造能力,让它飞起来了。但是,后面还有很多的路要走。”

对于目前的试验试飞进度,吴光辉透露,包括目前两架试飞飞机在内,总共要有6架飞机进行试飞,另外还有两架飞机开展静力和疲劳试验,以全面验证飞机对适航规章和安全标准的符合性。

快问快答
 
问:C919首飞时,曾有人持观望态度,觉得应该“总师先坐。”

答:民用飞机,安全第一。我们理解大家对C919安全性的关注。C919完全按照中国适航规章和国际先进适航标准研制,全程、全面接受中国民航局的适航审查,同时也申请并接受欧洲航空安全部门的审查。我和我们的团队期待着早日以乘客身份乘坐C919。

问:听说您的儿子在考大学时,也报考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答:我很高兴他也选择了航空,也很开心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母校。

问:国产大飞机什么时候能投入航线运营,我们什么时候能坐上C919?

答:一架客机,只有通过全面、严格的适航审查,表明它对适航规章的符合性、取得民航部门的型号合格证,才有资格进入市场。因此,未来几年,等待C919的是一场严格的、系统的“考试”。我们会齐心协力、脚踏实地地去做好这场“大考”的每一场考试,认真、科学地完成好每一道考题,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争取早日让大家乘坐上C919客机。

扬子晚报记者|杨甜子

中国商飞供图

编辑|陈申 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