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车祸后,她的妈妈成了她的女儿,却也是她最依赖的人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7 14:00:47

文/张雪芳

那是一包普通的喜糖,里面有四个品种,共8颗。好多天了,那包喜糖就放在我的办公桌上。有同事过来,看了看那包喜糖,问我,怎么不吃?难不成你用来看的?我笑笑说,对,放着看看确实比吃了好。当我告诉同事那包喜糖是快递过来的,且快递费是这包糖的十几倍时,同事的嘴张得大大的。她说,神经了吧?就为了一包喜糖。是啊,我点点头,更是为了传递一份喜悦吧。

寄我喜糖的女孩姓刘,我们是在好多年前的一次业务培训中认识的。那天,她坐我旁边。整堂课上,我们都没有说话,她一直认真地记着笔记,中间她出去过两次,好像是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脸上有点心事重重的样子。吃午饭时我们又坐到了一起,简单地聊了几句。在后来的几天培训里,我们就成了认识的人,谁先到了教室都会为对方留一个座位。有一天课上,她小声地告诉我,午饭我不在这里吃了,我要回家去一趟。我问,那下午我要不要帮你留座位了?她想了想说,留着吧,我会很快回来的。可是,那天,她没有再回教室。

如果不是她的笔记本在我手里,我想我是不可能去她家里的。一次培训中的萍水相逢,我知道我们都没有把对方看得很重。电话中我告诉她,笔记本我帮你拿好了,给你送去你家吧,反正我上班时会路过你们小区的。很简单的问题,她却思索了许久。好吧,她说。她的声音很轻,听得出有点勉强。

早晨上班路上,我去了她家的小区。我想好了,在门口把笔记本交给她就走。没想到,她硬是把我拉进了她家,要我喝一碗她熬的小米粥。她的行为跟昨天电话中判若两人。我正奇怪之际,从里屋走出来一位满头白发的妇人,看到我,神色马上慌张起来。女孩赶紧跑上去说,妈,她就是我昨晚跟你说的那个同学。妇人一听,总算平静下来,笑笑说,坐,坐!

女孩告诉我,她妈妈是在一次车祸中变成这样的,先前她可是个干练的女人。女孩耐心地哄着妇人吃早饭,神情温柔。

女孩是公司的财务骨干,除了上班她还在外面接了几家小公司的账。我知道女孩已经不小了,她也曾谈过几个男朋友,最后都不了了之,问题当然是她的妈妈。她不能丢下妈妈,大不了不嫁啦,她笑着说。女孩还是那么乐观。

事后,我们来往不多,偶尔也电话联系,主要谈一些业务上的事。虽然每次我都会想到她的白发妈妈,可是我从来没有问候过,我知道,那个女孩是不需要同情的人。只有一次,我说,天气这么好,带你妈出去逛逛吧,多出去走走她就不会怕见生人了。女孩真的听了我的话。后来她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我,我妈妈现在特别喜欢去逛街了呢,谢谢你。再后来,她去了外地工作。

好几年过去了,我都记不得她的名字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我。真心祝福她终于找到了愿意接受她妈妈的男人。我给她打了电话,我说,你妈不容易,这么多年她就依赖着你。她笑了笑,良久才说,你错了,其实这么多年,是我一直依赖着她,我想若没有她,我是不会这么坚强的。我握紧了电话,没有出声。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