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忧伤毕业季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27 14:10:07

文/桑飞月

六月的清晨,窗外挂着一帘黄梅雨,淅淅沥沥的,宛如一首忧伤的小诗。咪豆坐在餐桌前,叉起一枚牛肉棕,咬了几口,忽而幽幽地说:“幼儿园是那么好,可还是要离开!”话毕,眼泪便如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哒啪哒地砸在面前的粽子上。

我揽过她的肩,正欲安慰她,她的情绪却又高涨了一级:“我甚至还要离开我的小椅子,啊——好难过!”也是,要再进一步想到即将离开老师和同学的话,那枚粽子估计就更咸了,但这搞笑的话决不能说出口,咪豆是认真的。

晚上,她又站在窗前对着天空许愿:希望不要让她的同学们分开!唉!——还有几天,咪豆就要从幼儿园毕业了,她每天都计算着时间。后来发现,原来老师在走廊里弄了个倒计时,我觉得这个不好,容易让人伤感。但咪豆说: “你不懂的,你不懂的。”

我不懂?后来想想,还真是,上大学前的每一次毕业,我似乎都没有为此悲伤过。虽然彼此也留言,但那多是些豪言壮语。大学时的毕业,对我来说才是真正的告别。要告别的不但有老师和同学,还有学校,从此开启的,是另一种生活,夹杂着一种叫做忧伤的感觉,这感觉像种子一样,从那个春天开始萌发。

毕业前的那个春天,是我们的实习期。我独自在外熬了一个月,就迅速回到了学校,但宿舍里还多是空的。这天,我在图书馆遇见了同学G,她说附近有个苗圃,玉兰花开得很好,要带我去看。待我们赶到那里时,不想花已经凋零了。

后来,同学们陆续回来了,但气氛很是沉闷。工作找得都不那么顺利,很多人准备考研,默不作声地重新拿起书本。这个时候,我有点儿想见见某个人。他终于在毕业的餐宴上出现了。看一眼,心安,看两眼,惆怅……而后就不看了,还能怎样?但,通过这场餐宴,我才知道原来有那么多同学被情感击中,男的,女的,都喝了很多的酒,歪在椅子上,桌子旁,嚎啕着。我没有什么好哭的,该分的手早分了,没有牵挂。然,就在这时,那人擎着一杯红酒朝我走了过来,不等他坐下,我就起身走了,因为,我害怕忧伤。

而今,感觉那些曾经的事情就像一枚枚硬糖似的,被心思化着,有一丝淡淡的甜,但也伴着各种各样的惆怅。有时,我觉得一个人多愁善感不是什么好事,容易受伤。为此,我希望咪豆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但怎么看都不像。

又一天,等电梯时,咪豆再次悲伤起来:“我的幼年就要结束了,可今年还没去过儿童乐园……” 

好吧,放假了我们就去!她马上破涕为笑了。从此,天天盼望着放假,放假的快乐,盖过了毕业的忧伤!看来,她也不比我深沉多少,我松了口气。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