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环球博览|韩国发现前沙俄沉舰,舰上“藏金”足可买10艘福特级航母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30 10:46:19

  据参考消息网7月21日报道:韩国的一支救援队,近日找到了113年前日俄战争时期沉没的沙俄军舰“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的残骸。据称,该沙俄装甲巡洋舰沉没时,装载着约200吨的黄金。在今天来看,这些黄金制品的价值约为1334亿美元。7月14日,潜水人员在434米深的水域里找到了这艘沉没的舰船,这片水域距离韩国庆尚北道郁陵岛1.5公里。

  

  日军偷袭挑起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是指1904年至1905年间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新兴强国日本与老牌强国沙俄为了争夺朝鲜半岛和满洲的控制权,在中国的领土上进行的一场大规模战争,其背后各有法德与英美两股帝国主义势力的支撑。为此,一些学者称日俄战争为“第零次世界大战”。

  德米特里·顿斯科伊,是俄罗斯著名的历史人物。最早启用“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名号的沙俄海军一等装甲巡洋舰,排水量为6000吨,在日俄战争后期,其被派往远东地区,作为俄新组建的海军第二太平洋舰队38艘主力战舰之一,赶赴亚洲参加与日本海军的大决战。它于1905年5月末抵达日本海海域时,日俄两大海军在对马海峡“会猎”正打得热火朝天。1904年2月8日晚,在驻旅顺俄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司令的官邸里,俄“关东州”全体文武官员纷纷到场,为该司令夫人的“命名日”举行舞会。

  当夜23时许,惯于偷袭的日本联合舰队司令东乡平八郎大将指挥的舰队向旅顺大连开进,3支驱逐舰和10余艘鱼雷艇趁风高夜黑,对旅顺口沙俄海军基地的舰队发起了突袭。在海岸灯塔和俄舰探照灯光的照射下,日本鱼雷艇近抵港区发射了16枚鱼雷。瞬时间,毫无防备的沙俄舰船乱作一团,日驱逐舰趁乱冲进港内横冲直撞,直到找出俄海军最先进的两艘战列舰和一艘重巡洋舰发起了攻击,当场将这3艘舰炸成了3座海上“炼钢炉”。

  隆隆炮声,居然并没有引起沙俄总督、舰队司令和要塞司令这三军将领的怀疑。直到俄舰上的军官跑步前来报告了战况,才确认了日本已经不宣而战了。

  翌日,日俄双方出动了十余艘战舰,在辽东湾的大海上摆开阵势展开了厮杀。战前从不正眼瞧日本军事存在的“北极熊”,长期以来一直当日本为“蕞尔小邦”而低估了其军事力量,军界普遍认为,对日本只要“扔帽子就可以把它压倒”。

  俄海军被日军突袭吃了“眼前亏”损失惨重,而彼得堡军事大本营通知俄国驻远东部队的军事计划是:以现有兵力坚持半年的防御作战,待集结足够的兵力后再举反攻。届时务必在日本登陆,一举击溃其本土部队,占领其都城、生擒日本天皇。

  沙俄海军临危换将

  旅顺,是俄罗斯在远东攫取的仅有的不冻港,是太平洋舰队的主要基地。旅顺港的内港只有一个出口,水浅港窄,大型战舰只能在涨潮时出入内港,还得靠拖船牵引。这对守备部队来说,是“一夫当关 万夫莫开”;对海军来说,只要港口被封很容易被“锁于水牢”。一向傲慢的沙俄太平洋舰队,所有舰船被“蕞你小邦”日本的军舰封锁在了旅顺港湾里。港内的舰船出不去,仁川驶来的俄舰想要得到补给又进不来,这种局面居然持续了约20天。2月末,水兵出身的俄国著名将领斯捷潘·奥西波维。马卡洛夫海军中将来了,他出任了沙俄太平洋舰队的司令,可谓受命于舰队的危急之时。

  1904年的2月24日、27日夜,日军出动了多艘船,趁夜悄悄抵近沉海于旅顺港口之外,企图把俄舰队彻底封锁在港内。由于港口防御和近海的侦察能力得到及时强化,报知快速,凡靠近港口的敌舰船没等驶近,均遭俄军岸炮的猛烈轰击。俄“武威号”舰发射的鱼雷,直接击沉了一艘日本的海船。为此,日海军只能在港口以外沉塞海船17艘,但这未能完全挡住俄舰出入港口的通道。

  这一年的4月12日,马卡罗夫将军被引诱,率领舰队出港应战。当旗舰“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驶出港口进入黄海不久,他出于职业习惯,三次攀上桅杆“嗅风”,当他闻到海风中夹杂着煤烟味,又通过望远镜发现了隐形于海雾中的一支庞大的日本舰队,正悄无声息地包抄过来时,他陡然意识到,这是东乡平八郎想快速逼近并截断俄舰的退路,迫使沙俄太平洋舰队与倾巢而来的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决战。

  马卡罗夫当时没有一点犹豫,遂令全体舰船撤回港湾,同时命令海岸炮垒不惜弹药予以火力断后。幸亏俄舰撤得快,当海上无数的日本舰船黑压压呈“伞”状向旅顺口港冲来时,俄太平洋舰队已大部撤回,由于不是涨潮的时间点,水浅道窄的内港只能让轻型舰先入,重型的战列舰与驱逐舰、巡洋舰,挤在老虎山下等待潮水和牵引船,显得十分混乱。

  忽然,“嘭啪”两声巨响,沙俄海军的旗舰“彼得巴甫洛夫斯克” 号战列舰的右舷撞上水雷发生了大爆炸,舰艇被水雷的高爆炸药顿时炸断了舰艇的龙骨,遂造成了大侧翻,马卡罗夫将军,当场与全舰的647名官兵一起沉入了海底。

  对马海峡的“口袋阵”已经悄然布控

  当日本海军夺取了黄海的制海权后,拿下旅顺口,把俄国势力从辽东半岛乃至东北赶出去,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俄国太平洋舰队在远东遭到日本海军一系列沉重打击之后,沙皇政府决定组建太平洋第二舰队开赴亚洲,誓言一定要从日本海军的“虎口”中救出困在旅顺口的太平洋舰队。1904年9月26日,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在塔林港,检阅了这支从波罗的海、黑海舰队抽调的共7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9艘驱逐舰和其他辅助舰船组成的太平洋第二舰队之后,一直目送着这支由1.2万余名俄海军官兵,驱舰离开了芬兰湾,驶向遥远的亚洲水域……

  俄海军这支新舰队从欧洲港口出发,在丹吉尔重新编队,绕过好望角时噩耗传来,旅顺口要塞已被日本鬼子攻占,远东太平洋舰队也被打得全军覆灭。

  这支俄太平洋第二舰队翌年1月9日抵达马达加斯加后,这帮官兵在贝岛一休整,便是两个月外加一个礼拜。3月底这支舰队现身印度洋,4月上旬通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南海,原来是要在越南的金兰湾与俄太平洋第三舰队汇合。1905年5月,在对马海峡担负监侦任务的日本海军侦察船,沿济州岛至五列岛一线已重点布控。

  对马海峡,是从日本通往中国东海、黄海和进出太平洋必经的航道出口,战略位置极其重要。日本海军在家门口迎战这支绕了半个地球的劳师远征军,可谓是以逸待劳。

  看一下对马海域的海图便可看出,这段航区是一个海上打伏击的天然“猎场”,日本海军只要在海峡东端以重型舰群摆开阵势对来犯之敌迎头封堵,这条海峡航道就成了“风”字形的口袋阵。一场日俄舰队的海上大决战,这下却变成了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对俄海军舰群的一场围歼战。沙俄海军这支庞大而笨拙的舰队,立刻遭到了日本舰队的逐一猎杀。

  30小时对马之战

  决出雌雄

  “对马之战”,日本海军算是赢得相对轻松,仅仅以3艘鱼雷艇被击沉、117人阵亡、583人受伤的代价,换来的是俄国太平洋第二舰队的基本覆灭。从27日凌晨日本海军向沙俄舰队的旗舰打响第一炮算起,到28日上午10时许,沙俄太平洋第三舰队司令涅波加多夫海军少将越权宣布投降,命令残存的俄海军舰船赶紧挂白旗停止抵抗。27日,也从此成为了旧日本海军的“海军节”。

  据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进入对马海峡和日本海的38艘沙俄的作战舰艇中,被击沉或自沉的有23艘,被俘9艘,逃往中立国港口的3艘,仅有3艘驱逐舰突破重围,驶入了符拉迪沃斯托克港,俄国官兵阵亡了5045人,伤8000余人,被俘6100余人。舰队司令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上将的旗舰“苏沃洛夫号”也被击沉,主帅本人,也身负重伤成了日本人的战俘。然而,这位俄海军元老后来居然有脸说:败在东乡平八郎的手里,还算是脸没丢大。

  该舰队中负有特殊使命的“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巡洋舰,中途脱离舰队北上的目的地似乎很明确,就是要尽快驶离这战火纷飞的不祥之地,赶往离之最近也是最安全的符拉迪沃斯托克港,完成比参加此次海战更为重要的黄金运输的任务。

  “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巡洋舰此行的任务,主要是保护运输舰,而己舰亦有一批黄金压舱不可在此久留,而它在调转方向准备驶往海参崴时,被日本的侦察船发现而遭到了多艘日本驱逐舰和鱼雷艇的围追堵截,终因寡不敌众,舰体遭到了重创。舰长下令疏散了160余名船员的同时,将舰底凿洞,然后独自与舰一起沉入了海底……

  “徳米特里·顿斯科伊”号巡洋舰的新发现,从韩联社适时发布的调查所拍摄的照片显示,该舰身上的“DONSKOll”字样可辨。随之一同跟着现形的还有,该舰的203mm的大炮、152mm的远程炮、机关枪、桅杆、木制的瞭望台以及装甲的船舷等。

  至于“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号巡洋舰上为什么载有价值如此高昂的黄金宝藏,日本当时是否知晓这一信息,迄今为止还没有确切的说法,在这艘沙俄舰船尚未再见天日之时仍然是个谜。但是,有一个相关的数字可能会惊到你——假如用这批价值1334亿美元的黄金,足足可以买到10艘当今世界上最昂贵的超级战舰——福特级航空母舰。

作者:张长宁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华明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