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美文丨到处脱袜子的男人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7-31 17:12:49

 ■依 时

  男人喜欢回家后脱掉脏袜子,然后随手一塞。

  明明家里浴缸边上的显著位置放着脏衣篮,但他却总是不把袜子扔进去。

  主妇有时候洗完所有脏衣服,愉快地往沙发上一坐后,忽然发现沙发垫子和垫子的间隙,露出一截黑色的东西。还以为是老鼠,吓一跳,定睛一看原来是男人不知猴年马月塞在这里的袜子。

  又或者,主妇正在家里接待亲友,美丽的茶点和托盘搬到茶几上,忽然,客人说拖鞋碰到了什么东西,茶几底下露出一截灰色的毛团。是男人脱下来掉在茶几底下的一只袜子。

  这足够叫主妇尴尬了。

  “喂喂,我说,不能把袜子脱下来以后扔在脏衣篮里吗?”主妇抗议。

  男人双眼完全没有离开手机。

  “是不是因为我负责洗衣服,你就这么不在乎?沙发角里塞着臭袜子,像什么样子!”

  主妇生气了。她的爆燃点,迅速升级。现在关注的重心,已经从不应该随手扔脏袜子,升级到了不尊重不配合劳动,然后上纲上线到你这种态度就是摆明了对我不在乎。

  暴风骤雨即将来临。而乱脱袜子的男人浑然不知。

  他像一头愉快漫步于田野上的公鹿,感到头顶飘下来的一星雨丝,但迷茫不知,为何低气压群忽然密布。他默默寻找到电视机屏幕或者书房里的电脑,坐过去躲着,像知道要下雷暴雨的兽找一个庇护所那样,等待着极端天气的过去。

  至于这极端天气,是因为自己而起。其中的逻辑,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

  “不许乱扔袜子了,哪里养成的臭毛病!”主妇继续。

  主妇发飙,把男人抽屉里所有清洁的袜子拿出来扔在浴缸里。“如果下次你再把袜子团一团乱塞,如果你再不把穿过的袜子扔进脏衣篮,我就再也不洗你的袜子了。”

  男人不明就里,试探性地走过去,从浴缸里打捞出被雷暴女神浸湿的袜子。这些都是洗干净晒干的袜子,但现在都被浸湿了,他有点惋惜。他完全没有听到,亦没有听进主妇说了什么,他心里想的是“咦,明天没有可以更换的袜子了吗?”

  雷暴渐渐平息。袜子们重新进洗衣机滚了一番、又复晒干。接下去的一两周,主妇发现,沙发缝隙里看不到臭袜子了,茶几底下似乎也没有了。主妇有点安慰。像一个矫正了孩子吃手的年轻母亲一样,感到一种近乎胜利的愉悦。

  但有一天主妇去书房时,却忽然发现男人椅子座位的靠垫后,塞着一大团什么。她伸手拉开来一看,是一大包揉成团的臭袜子。黑色的椅子、黑色的靠垫,让那一团黑色的袜子长时间以来隐形了。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改变。男人依旧我行我素。

  过了几天,沙发的垫子的缝隙里,又露出了黑老鼠的脑袋。主妇等着男人回来要再次重申立场。但等到男人回家,她发现男人工作很疲累了,倒在沙发上脱掉袜子一扔后,他扬手要主妇过来抱抱。脱去袜子,是他从社会人回到家庭人的分界仪式,是他最如释重负的一刻。她想了一想,走过去投入男人的怀抱。这次她没有发飙。

  于是,以后每隔几天,主妇就像山里的村妇清晨去小路分岔的森林里寻找蘑菇一般,在沙发的缝隙、茶几的底下、地毯的边缘、书房椅子的靠垫后,寻找并摘下男人揉成团的臭袜子。

  又隔几天,主妇出差。等她回家后,心里颇有些牵挂,也一路担心,不善家务的男人必定把家里搞成一团糟。然而回到家里一看,却是整洁的,碗碟也都洗过了,地板也是干净的。主妇放下旅行箱在家里巡视一圈,最后在阳台的小躺椅上,看见一个熟悉的东西。凑近一看,黑色的一团。这不是男人揉皱的袜子又是什么呢。他一定独自在傍晚,在这里躺过。主妇心里一软。

  她拿起那团袜子,在手心里停留一刻,然后走去浴室扔到脏衣篮里。她现在期待着,乱扔袜子的男人,晚上下班后的归来。

  摘自《北京青年报》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