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进可可西里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01 09:40:50

  车过西宁,踏上“神奇的天路”,青藏高原的气息扑面而来。宁生激动起来,再往前走,就是令他念念难忘的格尔木和可可西里了!50年前的往事一件件在脑海里翻滚。

  宁生是1969年从南京宁海中学参军的,分到青海军分区独立营,驻地就在格尔木。部队负责唐古拉山口以东沱沱河、通天河的守桥等防务。由于该地域一直没有可供军用的地图,1970年,根据中央军委命令,福州军区测绘大队来到这里,完成该地区的测绘任务,由独立营配合。就这样,宁生和200多名战友携手走进了这片神奇的无人区。

  可可西里位于青藏高原东北部,面积4.5万平方公里,是世界第三大无人区。可可西里平均海拔4600米,高寒缺氧,地貌复杂,是人类生命的禁区。可可西里不仅有沼泽、沙漠、湿地和高山,还有像巧克力蛋糕一样松软的融化冻土。人不小心陷进去,就动弹不得。

  部队是4月份从青藏线五道梁进山的。沿着当年剿匪的车辙,十几辆十轮大卡车一直往里开,直到车辆陷进去开不动。两辆头天陷进去的大卡车,第二天就被这种“翻浆地”淹没了车顶,给了测绘队一个“下马威”。

  车辆走不了,就租用藏民的牦牛驮着器材、食物继续往里走。测绘队根据当年苏联的航拍图,把可可西里分割成若干区块,一个测绘组负责一个区域。一个组十人左右,每天赶着牦牛上山,搭建标笼,埋置跕标,观测测绘,并给每条山川、河流、湖泊确定新的名称。

  宁生被分在运输队,一个军人加一个民工,两匹马,二十几头牦牛,负责给测绘组运送物资和给养。一趟来回十几天,每天风餐露宿赶着牦牛走路,几个月下来跑遍了可可西里。

  高原走路吃饭喝水都是问题,因为缺氧一走就喘,天天骑马裤裆全磨破了。那里的水大多是盐碱水,无法下咽。水烧到80度就开了,只能吃夹生饭。用牛粪烧火,风大,烧起来的牛粪灰四处飞飘,面煮好后上面是一层牛粪灰,吃面的程序是先吹后咽。

  最难受的是孤独。搭档的民工是位藏民,五十多岁了,宁生喊他“格桑”大叔。他负责赶牦牛,装卸货,天天吃住一起。但由于语言不通,交流不起来。晚上,宁生一人睡在帐篷里的鸭绒睡袋里,听着山野的风声,野狼的嚎叫,特别想家,想念战友。

  一次高原的大风一直刮了两天,时而雷雨,时而冰雹,牦牛也不肯行走。格桑大叔就把牦牛围成一道墙,招呼宁生躺在背风处,用塑料帐篷裹住身体。下冰雹的时候,格桑就把烧饭的铝锅递给宁生,指指头部。

  宁生也有展现勇敢的时候。可可西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途中经常可见藏羚羊、野马、野牦牛、棕熊。一次,一头大棕熊站在山口不肯让路,牦牛都停下来。宁生举起自动步枪,朝天开了数枪,赶走了棕熊。

  越往里,路越难走,运输的任务也越重。因为天气恶劣,运输跟不上,有些测绘组断粮了。面对仅存的一盒罐头,战友间你传过来他传过去,谁都不舍得吃。测绘组没配电台,只能派人出来送信。送信的人走了几天才走出去。很快,武汉军区的飞机就飞来了。牡丹烟、大前门、汽油桶、人吃的、牲口吃的、慰问信都从天上下来了!宁生也赶上了这个时刻,当时真的只有一个感觉:幸福!

  4月进山时着装整齐是个标准军人,10月完成任务出来,个个都像是土匪。头发、胡子乱糟糟的,衣衫褴褛,军装成了条状。整整半年,宁生没有洗过一次澡。

  回到营地,大雪就封山了。战友们快乐的心情无以言表!解放军报头版头条的一篇报道“这支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给测绘组做了最好的总结。

  “格尔木车站到了,请准备下车!”车上广播响了。即将和昔日战友见面的宁生整理好行装,早早站到车门口。这是当年独立营战友们的一次大团聚,50年了,大家相约再进一次可可西里!

作者韩今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