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情感丨不要以爱之名要求我应酬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03 16:14:04

 有个漂亮又有才的老婆

陆霜在剧院工作,有着一副好面孔,嗓音和舞蹈也都不错,是当地小有名气的腕儿。三十多岁的模样看上去还跟二十多岁似的,更让人惊叹的是,拥有这般好才能的她一点儿都不傲娇,与人为善,所以他们夫妻俩的人缘简直好到没话说,朋友圈的饭局基本都是提前预约,不然肯定约不到,而且大部分都是梁秋应承下来的。

这不,周五又是饭局,但这次陆霜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去。梁秋就着急了,虽说是邀请夫妻俩,其实真正想邀请的是陆霜,他梁秋只是附属。饭局主人是梁秋的领导,他们的女儿苗苗现在刚八岁,想通过陆霜的关系,把女儿放到剧院的少年舞蹈团里去。之前梁秋也拒绝过,但领导说让陆霜见见苗苗,说不定合了眼缘就愿意帮忙,吃个饭而已,不愿意也没关系。领导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梁秋哪敢再拒绝,只得定了周五赴约,没想到陆霜居然不情愿。

“再过一阵年底我们就要开职工大会了,到那会儿我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他手里,老婆你就帮帮我吧。”陆霜沉默了一会儿,认真地问梁秋:“咱们这一年有多少次自己在家烧饭吃?有自己包过一次饺子吗?有请人到家里来吃过一餐吗?”面对突然的提问,梁秋半天没回过神来:“这跟今天晚上的饭局有什么关系?”

“我就是想在家简简单单过日子,不想每天都出去应酬。”梁秋的脑筋转不过弯来,陆霜只能明明白白解释给他听,“饭局不仅仅是饭局,关乎着人际关系,吃个饭还得绷紧神经真是太累了。”

确实,吃饭的时候说的每一句话都得经过深思熟虑,不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人了。而且这次饭局领导摆明了要让其女儿进剧院的舞蹈团,对于陆霜来说的确是个负担。梁秋沉思了一会儿:“那我一个人去。”“对你这么重要,我去一下吧,这是最后一次。”见梁秋表情落寞,陆霜心有点软下来,最后帮梁秋领导实现了他的愿望。

陷入为别人奔波的怪圈

剧院舞团一般挑选人都十分严苛,作为人情关系放进去的苗苗显然跟不上整个舞团的水平,大约是在苗苗进团两个月后,舞蹈团的老师说,苗苗跟整个团体不太搭调,要是再跟不上节奏就只能出局了。陆霜把这个意思跟梁秋转达了之后,本意是想让梁秋告诉领导做好思想准备,可梁秋却说:“都已经放进去了又被踢出来,太没面子了,要不你腾出些时间来带带孩子,反正你那么厉害,肯定能帮苗苗提升水平的。”

“这不成了私人教练了吗?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我不做。”陆霜再次拒绝,她有的时候真觉得人情就像是无底洞,一桩接一桩,当她的生活跟梁秋的工作混在一起,无端生出这许多麻烦。其实以前梁秋也总让她帮忙,朋友婚礼上需要有舞蹈节目助阵,他就会让陆霜上,或者饭局到一半冷场了,梁秋就会主动提议让陆霜开腔唱几嗓子,活跃活跃气氛。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并不像被呵护关照的妻子,反倒更像是被置于大众前观赏的艺术品,想起来就不开心。

陆霜嘴上不答应,但顾及梁秋与领导的关系,只能抽出业余时间来帮苗苗提升。但是苗苗的领悟能力实在太差,陆霜教起来很费劲,回家之后就无力地躺在床上。

只是他们怎么都没料到,苗苗会在舞团里跟人闹事,抓破了另外两个小孩的脸皮。那两个小孩是舞团的台柱子,过些日子还要演出,这么一闹舞团完全乱了套。舞团那边把责任都推给陆霜,而梁秋领导那边,也在责怪陆霜没有照顾好他家女儿。

明明陆霜才是最无辜的那个,却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就连梁秋也颇有怨言:“你怎么就不好好看着苗苗。”陆霜心里本就积了怨气,被这么一说更是火冒三丈:“所有这些事情不都照着你的想法做的吗?我又不是孩子的保姆,我还要上班,难不成时时刻刻都跟着她!我都没自己生活了吗?”

梁秋默默地噤了声,似乎跟陆霜结婚以来,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不顾陆霜的意愿接下饭局和请求,奔波在为别人生活的路上,偶尔也会停下脚步思考,这样的生活真是他需要的吗?只是每次听到别人赞扬陆霜,赞扬他们夫妻,就会再次回到那个为别人奔波的怪圈里去。梁秋的行为,一点点消耗着夫妻感情,那次陆霜发完脾气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对任何事情都很冷漠,跟梁秋之间也故意保持距离。

她要的只是简单的生活

职工大会上,梁秋没有领导的那一票,还是以压倒性的票数得到了升职机会,那一刻他忽然有些后悔之前将陆霜也拉进他职场晋升的漩涡,把本来温馨的婚姻搅得一团糟。

朋友的邀约,同事的邀约,梁秋一概拒绝,他尝试着将工作和生活分开,尝试着自己在家做饭吃。可是夫妻俩都习惯了在外面吃,最大限度只会做青菜鸡蛋面,于是梁秋只得买来菜谱重新学。原本闹脾气的两个人,借着学习做菜的机会,复合了关系。有一次陆霜问:“以前一天不出去都难受,最近天天在家吃,不闷吗?”

“以前天天出去吃饭,是想让人家看看我老婆多棒,现在觉得好东西还是要藏起来,不然万一被人给抢走了怎么办?”梁秋嬉笑着回应。其实就是在他们因为苗苗那件事打冷战的时候,他曾经无意间看见陆霜跟异性好友的聊天,言语之间流露出的是对婚姻的失望,她要的只是简单的生活却总不能如愿。甚至在聊天的末尾说,要是生活还是这么累,那也只能散了。他当时吓得整个人都失了神,他没想到之前的行为给陆霜带来这么大的压力,让她觉得困顿。 

以爱之名要求对方付出

这么些年,他所有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她一概有求必应,而她几乎都没有向他提出些过分要求,甚至还得罪了她不少亲戚。

过年时,原本关系不错的二婶这次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了,原来是之前梁秋出国培训那次,二婶想找他代购些东西,谁知把购物清单给陆霜以后她直接拒绝了,说是不想影响梁秋的工作,培训日程都是跟着公司走,最好不要有额外的购物压力。

然而这么一次拒绝,便让陆霜在亲戚们的八卦里成了不孝顺,说这点忙也不肯帮,对梁秋也颇有微词。虽说招了亲戚的嫌弃,可梁秋的心里是真暖。反观他自己,在这段感情里利用远多于关心,以爱之名要求对方为自己付出,付出得不够就觉得是对方的错。于是一再消耗着陆霜的感情和耐心,如今已经到了她能承受的边缘。

苗苗那件事情就是临界点,让她彻底爆发了不满,梁秋才惊觉婚姻实在是件易耗品,千万不要仗着感情好过度消耗,也莫让别人过度介入自己的生活,婚姻中更应该在乎的是彼此,心疼的也是彼此。

文/苏尘惜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