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骑驴到洛阳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03 18:05:52

我没有去过洛阳,洛阳城里没有我的北方亲戚。我住在一条大江的下游,向水流汤汤的洛水眺望,想骑驴到洛阳。洛阳有五千多年的建城史,得骑驴慢慢走,慢慢看。

骑驴又不能上高速,我只能由东向西,沿陇海线的乡村小道,陌上花开缓缓行,一路走,一路东张西望。

我曾经发誓,要去100个地方,结果只去了20个,我不能不去洛阳。“洛阳地脉花最宜,牡丹尤为天下奇。”我在一幅古画上见到不知哪个朝代的洛阳花:以疾笔勒石,水墨晕染,枯笔点垛,细笔短线,随意描摹出草丛,泥暖花开,生动活泼。

《梦溪笔谈》上说,欧阳修曾得一古画,牡丹丛下蹲一只猫。不知道这幅画的精粗,请亲家、丞相吴育鉴别。吴说,“这是正午的牡丹。”其花披哆而色燥、猫眼黑睛如线,这恰是正午阳光照射下的样子。

洛阳城里的房子,在古代是个什么样子?某个夜晚,翻唐代画家李昭道的《洛阳楼》,殿宇交互堆叠,石桥上宾客峨冠博带,乘骑而来,童仆穿梭来往。我恍若听到有两个人,站在露台上喃喃说话。江山浩大,人如豆,隔了这么久的寥远时空,有些听不清了,只听到唐时的风,呼呼地穿过楼宇缝隙,台阶过道……屋檐下,有一串铜风铃,叮当作响。

我去洛阳,想租个院子,筑台养花,坐在天井里看雍容华贵的墨色牡丹,看天空飞的大鸟,那些鸟,是隋唐古鸟的后裔。我想在洛水边,听一条河流的声音,找个人聊天。或者,一个人待在某个角落,发一会儿呆。在洛阳大街上,坐在一棵古树下读《隋唐演义》。嵇康在城外何处打铁?到洛阳,我拴好毛驴,当然会去找他。

我会跟一群诗人喝酒,喝一坛子杜康。醉了,酣卧在牡丹丛下,早晨醒来不要泡茶,张口牛饮滑落的牡丹花露。花露这东西,牡丹花瓣上凝结的,才有诗意。洛阳的春天有那么好看的牡丹花,露水凝结在花瓣上,吹弹即破……

一个人,中年以后,节奏就慢了下来,适合骑驴。骑驴上哪儿?骑驴上洛阳。

文/王太生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