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1980年代的暑假,真有意思!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08 15:09:56

文/陈喜联

暑假,吃过中饭,我和哥在竹林里扫出一小片空地,摆上长板凳,假装午睡。竹叶太密了,仰脸朝天,只能看见一点一点细碎的蓝天,还有就是白亮亮银屑般洒下的阳光。收音机里,正播放着单田芳的长篇评书《三国演义》,他的声音抑扬顿挫,将我们带到了千年前的乱世。听完评书,就无所事事了。

母亲看我们百无聊赖,就把学校里作废的旧作业本拎回家,然后生火熬糨糊,还找来了一把漆匠用的扁毛刷。母亲说,要教我们挣钱的法子。她把作业本里的订书钉拿掉,取下一张纸,涂涂折折的,三下五除二,居然就做成了一个纸袋子。这纸袋子太熟悉了,去小店买盐买糖,都用它装。小本子的纸,做一斤装的袋子正合适;大本子的纸,可以装两斤。母亲又说,纸袋子卖给小店八毛钱一斤。我俩听了,赶紧把所有作业的封面全都挑出来,这厚厚的封面,一个可以抵两三个的分量呢。

热风呼呼,身上渗出来的汗珠立刻就蒸发掉了,知了叫着叫着就偃旗息鼓。竹林里的我们,一边听《三英战吕布》,一边孜孜不倦地糊纸袋。我说,等挣了钱,我要去买一对扎辫子的玻璃球,跟李芳芳一样的。我哥说,等挣了钱,要去买一个铁环——去年他摸河蚌得了蚌珠发了大财的时候,小伙伴们还在玩弹弓,今年流行滚铁环了,可他的钱早就挥霍掉了。

母亲把我们糊好晒干的纸袋捆起来,称了称,说已经十斤了。她把纸袋送到小店,带回8块钱,我俩每人4块。母亲第二次把纸袋送过去,回来的时候我们还在卖力地干活。母亲赶紧说,不要糊了不要糊了,人家说,那么多纸袋子够用大半年啦。我和哥怅然若失地停下手中的活计,收音机里,单田芳正中气十足地说:要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我去镇上买了玻璃球,扎在辫子上,突然碰到了顾晓芳,她急急地拉住我,神秘地说:“昨天我去小店买白糖,你猜怎么着,装糖的纸袋子是张永平抄写本的封面呀。”我不好意思说是我妈假公济私,支支吾吾应付了几句,就赶紧跑远了。然而,接下来的日子里不断有人告诉我买回家的盐袋子糖袋子是某某同学作业本的封面,刘美萍甚至买到了自己作业本的封面。当第六个人拉着我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声嚷起来:“全是我糊的全是我糊的好不好!”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