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城记 | 自由的心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0 10:34:56

图片

塞班,鳄鱼嘴的浪涛

 

有些人眼中的“理所应当”,在另一些人眼中就是“不同寻常”。

比如在塞班岛,在这座太平洋里的岛屿上,仿佛人一落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会游泳、跳水及潜水。这是一种“理所应当”的生活合理性,岛上的人,从来没有人想过有人会不懂游泳,更不懂有人会这么地怕水。

水,多么美,多么好,多么温暖,多么慷慨,多么动情,给这座岛上的人们以物质、以滋养、以故事、以情感、以前世及今生。

胡雪出生在甘肃一个小县城,因为出生的那天,下了当年最大的一场大雪,父母就给她取了这个名字。从小生活在干旱地区,对于水,胡雪有一种天然的敬畏与恐惧,这种敬畏与恐惧,在到达塞班岛的那一刻,达到了顶峰。

胡雪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多的水,多到可以将整座城市包围。同伴在车中兴奋尖叫,胡雪在车中差点晕倒。从万岁崖开车冲下来那条路,可以看到海就在眼前,碧蓝的海水铺满了整个世界,远处的珊瑚带又使得海水变幻出多种的色彩,如梦如幻。

胡雪来到这座岛上,并非命运使然,而是自己用力争取的结果。胡雪的前半生如自己家乡的大部分姑娘一样,读最基本的义务教育,结最平常的婚,生必须要生的子。唯一不一样的是,别人的老公是别人的老公,而胡雪的老公也还是别人的“老公”。胡雪发现这件事的时候,胡雪没有哭没有闹,有的只是长舒一口气,这么多年的人生牢笼,终于她可以挣脱出来了,多好。再也不用忍受半夜打着手电筒,去捡醉成烂泥的老公,这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无怨无悔的贤妻这件事,胡雪是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做不好了,有人接过她的班去做,也挺好。

于是胡雪奋力离了婚,跟着小姐妹来到了塞班岛,无论怎样,有力量离开,终究是一件好事。唯一的遗憾是胡雪离开了,儿子不得不留在当地。

胡雪永远记得来塞班岛后第一个周日的黄昏。同来塞班岛务工的小姐妹拉着她逛凯悦大酒店与悦泰大酒店面前连着的那片沙滩。胡雪光着脚踩进金黄的沙子的一瞬间,胡雪舒服地闭上了眼。这些天赐的小幸福,不是亲历的人无法体验。

沙滩上有一对经营香蕉船的夫妇,老公是菲律宾人,老婆是日本人,他们有个儿子名字叫做西蒙。那个日本太太看到胡雪的时候,微笑地朝着她微微鞠躬点了点头。胡雪看到这个皮肤黝黑又亲切的日本女人,抱着一块冲浪板就冲向了大海。海水轻轻涌动,日本女人如一条天生的美人鱼,在海中自由冲浪。沙滩的这头,菲律宾的老公在喝着冰镇啤酒,在落日黄昏中,看着自己自由的女人。沙滩上,西蒙在自顾自地用着塑料小铲子,堆起了自己的城堡。

原来婚姻还可以有这样一幅模样。这是来塞班岛后第一个周日的黄昏,胡雪最大的感慨。

后来的后来,胡雪终于克服了怕水。

后来的后来,胡雪终于从对水吝啬般的珍惜变成了与大海肆意般地游戏,游泳、潜水、冲浪,一个不拉地统统学会。

后来的后来,胡雪嫁给了当地的一位美国医生,她开惊觉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另一些人,跟我们有一样的思维、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观念、不一样地活着。

这个世界原来有这么这么多的不同与可能性。

如果非得要说有和过去的生活有什么一样的,那就是这个被水包围的塞班岛,淡水和她的家乡一样稀有且珍贵,每个月她的老公去交水费的时候,都会抱怨半天。抱怨的样子,倒是和喝醉酒的前夫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前夫一边抱怨一边动手,现任丈夫一边抱怨一边遗忘。

 

关于作者

图片

张挺 编剧。国际编剧协会会员,美国中文作家协会会员。

 

来源:扬子晚报三城记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