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罗刹矶记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0 17:31:06

文/王征桦

站在松软的沙滩上时,已经快临近黄昏了。太阳像一块红色的大圆盘,挂在采沙船的旗杆上。江水粼粼,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暗流涌动。从古到今,这里的江心有六块突出的矶石,由此造成的湍流漩涡不知掀翻了多少船舶。船行到这里,就像进入了罗刹的血盆大口一样。几年前政府炸了它,设立了航标,现在才少有船只在此遇险。

江滩上有数不清的圆润光洁、五光十色的石头。这些奇石都是夏季六月的时候,江水上涨,从上游冲刷下来的。所以一到枯水期,城里就有人专门开车来此淘“宝”——捡石头。我在奇石馆中见到过一块长江红以及另一块形态逼真的意象石,就是在这儿淘来的。

这时候,太阳快要落入江中了,微风从江面上吹过来,冷飕飕的。江岸边的翠屏山上,低矮的杂树随风摇动着。就在这个小山丘上,有一个衣冠冢,那就是有名的黄观墓。黄观是我名副其实的同乡,贵池清溪人。从秀才到状元,在县府院三级六次考试中全都名列榜首,时人赞誉他“三元天下有,六首世间无”。建文四年,朱棣以讨伐齐泰、黄子澄为名,号称“靖难”,起兵北平府,直逼南京。其间,黄观在安庆募兵赴援,当船行至罗刹矶时,得悉建文帝已死,他悲痛至极,决定以死谢国。他“谓舟人曰:罗刹之矶,湍棹可鼓也。”站在罗刹矶上,穿着朝服向东而拜,投湍急处而死。

而在不远的南京,“妻投水时,呕血石上,成小影,阴雨则见”,说的是黄观的妻子翁氏,在南京投水自杀时,一口鲜血吐在石上,血即渗入石中成为血影,被人称为“翁夫人血影石”。我不知道黄观在罗刹矶绝望之时,是不是和他的夫人一样,吐没吐血,但我想,英雄末路,悲愤交集之际,肯定会吐出报国之血、浩然之气。不然,罗刹矶怎么会有那多的石头有鲜血一般的红?

站在山顶往江面看去,长江滚滚成一线,暮霭沉沉楚天阔。太阳沉入了水底,视野中的江面变得模糊起来,已经看不见船的锚链和缆桩,船舶在微光中成为了剪影。天地静了下来,江水在暗礁上激荡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一片肃杀之声从被炸毁的罗刹矶的残骸上传来。解放战争时期,解放军就是从这里突破长江天险的,枪林弹雨,喋血长江。那些肃杀之声,是不是当年将士们厮杀的余音?而那些殷红血色的石头上,还有没有当年将士们生命的余温?

已经被炸掉的罗刹矶,没有丢失它的可歌可泣的历史和传说。我从那里归来时,带回了一小块石头,石头上有一小块红迹,像刚流出来的鲜血,炫目,耀眼,激动人心。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