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丨两千人睡一起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3 18:01:41

文/ 张蓬云

  从沈阳、北京、上海、南京、南昌等十几所航空工业学校分配来的两千多名学生,一下子给这个大西北刚刚兴建的航空城很大压力:这些人住在哪儿呢?

  年轻人,热情高。听从党分配,投身火热的建设,他们不怕苦和累,不怕远离亲人。两千多人就临时住在一个还没完工的大厂房里。

  这个大厂房只有房盖和四周的墙,门和窗还只是一个个大“嘴”,没玻璃没门扇。水泥地上一无所有,像个大广场。从东墙开始向西排,三尺地面一个人,排80人到头。然后,留出三尺宽的过道,再排80人,就这样排了三十多行地铺。南侧住男生,北边是“女儿国”,中间有一道6尺高的“界墙”,就是拉一条钢丝挂上牛皮纸。

  白天,都要到工地参加基础建设,晚上回来就热闹了。勤快的,就在外面的自来水管旁洗脸洗衣服,懒汉们躺倒“享受”。大厂房里挂了许多电灯,整夜不熄。不然,夜里有人出外解手,不是踩了这边人的头,就是碰了那边人的脚,成宿“战火不断”。战火有时燃烧过界,引起姑娘们的抗议、斥责。男子汉们听了,不生气,反而美滋滋,并立即停止“战斗”。

  人们睡在地上,垫的是麦秸草,整个空间充满浓厚的田野气息。而且,你翻身,他动弹,一夜干草簌簌,伴奏入眠。在不宽的过道上,放着洗脸盆、鞋;很会生活的人,就弄来几块砖搭个小台子,既当书桌,晚上俯身给家写信,又能当一道“防线”,免得别人走动时碰了自己的头。在这样的大房子里,晚上是很难静下来的,三人一伙,五人一堆,叽哩呱啦,南腔北调;这边点火,那头煽风,便争论起来,一会儿是合纵抗秦,一会儿是围魏救赵,真是沸沸扬扬,终夜不静。谁在此环境中生活一天,肯定终身不忘。

  有一天,从收音机里传出学习雷锋的报道,大伙都围着听。几天后,又见到报纸上的雷锋事迹,还有党中央领导人的题词,大家都争着看。那时,谁有个半导体收音机,就是了不起的稀罕物,不管平日认识不认识,围在一起听,一起唠,都成了好朋友。

  自从学雷锋,大家庭里的纠纷就少了,屋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十几个热水桶也不再闹“旱灾”。星期天早上,女同学们忽啦啦“入侵”男人地盘,把地铺收拾得整整齐齐,还洗了几百条床单,几百件衣服。小伙子们一看这可太丢脸了,于是,搬运来一些水泥板、红砖,给“女儿国”搭了几排放置脸盆的台子,又把高处的窗口给封死,免得冷风吹进来。两千多人睡在一个大房间,度过了26个月。

  让人难以忘怀的是没有发生打架、骂阵,人与人都那么友善。虽然,这种同吃同住促成了一百多对男女从此走入“天长地久”的人间美景,在青春活力都那么张扬展翅的季节,却没有引起一点风波、一场情战,真的给这些刚出校门不久的年轻人,上了一生受用的修养人品、友爱处事的生活课。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张晨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