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座西窗
繁星|我买了我爸的房子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8-14 09:48:44

  我爸得的是癌症,到北京做胆道支架手术,用的一味抗癌药,每月即需要5万元,且无法走医保。我爸的病,短时间内,就迅速掏空了我们姊妹三家的家底。

     住院的最后三个月,每天上午九点钟,是护士的固定催款时间,交款的费用都是以万元为单位。随着病情的加重,医药费在不断的递增。苦苦支撑了三个月,我和妹妹决定卖房。

     我爸有两套房子,一套新的给了弟弟结婚用,那套旧的,说好以后留给我和妹妹。我们姐妹俩商量,把我爸留给我们的那套房子卖了。这房子是我爸留给我们的,我们现在提前用到他身上,是理所应当的事。

     因为急需用钱,我们在中介挂的价钱,比正常同档次的房价要低很多。很快就有人相中了,在得知我们卖房,是给老父亲筹措钱看病后,买家很爽快地答应,房款可以支付八成现金。

     但是,我爸知道后,坚决不同意。房子在他名下,他不签字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他说我总得要给你们姐妹俩留下点东西啊。但是,我们最想留下的是他的命。我们已经没有妈了,不想这么快就又失去爸。

     正犯难时,有朋友提醒我说,你可以申请住房公积金贷款,买下你爸的那套房子。这样救命的钱有了,贷款利息还低,关键是对老爷子想把房子留给你们的心情,也能有个交代。朋友的话对我来说是醍醐灌顶,觉得这个方法目前最可行。

     知道房子是卖给我,日后还有我妹妹一半,我爸这才同意签字售房。当时,房子买与卖的个中利弊,我没功夫想,只想快点办理,好有钱交住院费。

     我爸早晨点头同意卖房子,上午我就坐高铁回了老家,准备相关资料,跑相关部门审批。七月的三伏天,不动都是一身汗。我跑到第二天,就有些中暑的症状,坐在车里默默地哭了一会儿,觉得还是头晕目眩。于是,就近去了一家游泳池,泡了半小时让自己能清醒些。我必须加快买房的步伐,因为,我妹刚打来电话,我爸需要输血小板了。

     买房子30%的首付款,是我把现住的房子作为抵押,向朋友借来的。审批过程中,在一个关键环节,我被很坚决地拒绝了。因为卖房买房办手续,我两次都遇到了同一位工作人员。他看来卖房的是我,买房的也是我,便起了疑心。我不得不让在北京陪护的妹妹把我爸的病情证明书,当天就快递过来,请他过目,以证明我代我爸卖房的情由以及我买房的目的。

     好在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在给我单位办公室电话求证后,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和尽可能的帮助。15天后,当得知贷款批下来,房子买成也卖成了的时候,我没有一丝如释重负的感觉,坐在办事大厅偏僻的一角,眼泪噼啪地往下掉,怎么忍也忍不住。

     贷款的38万终于如愿进入爸爸的账户,这是我爸全部医药费的四分之三。那时,我爸的生命已经倒计时,医生说最多只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哭完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爸这套房子,我再也不卖了,贷款我慢慢还。因为这是我爸辛苦一辈子才攒下的。他最后也是唯一的心愿,是给我和妹妹留下一点纪念。作者雨中小菊 编辑邹小娟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